大发快三倍率:润涛阎:颜博士的回应 | a56c.com

润涛阎:颜博士的回应

政治面目:瓜子脸。要招人恨,恨得咬牙切齿;要惹人爱,爱得死去活来;要让人服,服得五体投地。
打印 (被阅读 次)

非常高兴看到了网友贴出来的颜博士的回应。

见下图:

 

第二次回应:

上面的回应来自于网友在我博文评论里给的链接(如果有错,敬请原谅,因为我不懂微博)。

这是著名的细胞膜泵。有钠离子泵、钾/钠离子泵、Na/H 离子泵等等。称为Membrane pumps. 请看原文(膜泵的简单变构模型):

 

Nature. 1966 Aug 27;211(5052):969-70.

Simple allosteric model for membrane pumps.

 

葡萄糖转运蛋白属于细胞膜载体,英文:membrane carrier

 

葡萄糖载体membrane carrier变成membrane pump 了?这不是橘子跟苹果比,而是橘子跟核桃比了。如果颜博士认为葡萄糖转运蛋白属于钠离子泵一样的膜泵,那为何你在视频里讲50年都没解决的机理?根据1966年发表在《自然》的论文,细胞膜泵的机理模型早就知道了啊,那你是什么时候知道葡萄糖载体的机理模型的?是你自己发现的,对不?如果前人发现了,那你的论文里为何没给审稿人介绍?

 

你如果搞的是钠离子泵的论文,那你当然引用前人发表的钠离子泵的文献;可你搞的是葡萄糖膜载体的机理,你应该提供给审稿人前人研究出来的葡萄糖膜载体的机理文献。

 

从颜博士的回复可看出她很生气。我真没想到会有她的朋友圈的人把这事告诉了她(我没玩过微博,不知道怎么搞)。真的希望别去打搅颜博士了。

 

从她的回应来看,有几点是非常清楚的:

1.她没否认她读过我的论文;显然她对我和马龙尼先生在活体蛋白上研究出来的动态机理和结构她没反对意见。没说我们的研究结果是错的,以表明她不提我们的研究结果是因为我们的结论是错的。

 

2.她在反驳里无法表明她的研究比我们的研究更接近于活体细胞的真实动态,以表明我们的论文不值一提,而她才是第一个发现葡萄糖载体的机理的。

 

3.她的反驳虽然语气很生气,但她希望我给自然杂志写信。对此,我知道她又做了误判。她第一个误判是以为她在文章里不提我们的两篇论文便可永远把真相埋起来。这是第一个误判。第二个误判是她以为她论文的审稿人和她的X光衍射解构同行们还会站在她一边维护她。而事实上她会发现这个也是误判。道理很简单:她论文的审稿人应该是搞X光衍射的,否则审不了她的论文。而在X光衍射解构领域,没有科学家从事葡萄糖载体蛋白的研究,审稿人就根据投稿人给出在葡萄糖载体蛋白机理领域前人的研究结果,以判断此稿件的价值。颜博士在她的论文里把真相隐藏了起来,《自然》审稿人才给出她的论文评价符合顶级杂志水平。当然,如果审稿人搜索这方面的论文便会发现真相。然而,科学家们有个互信机制,是投稿人对稿件的说法负责。颜博士的成果得到了同行们的高度评价和赏识,那是建立在她没隐藏真相的基础上。很多大科学家们是爱惜自己的羽毛的,得知真相后,其内心是痛苦的。我们可以看到颜博士再次误判的事实。

 

4.颜博士应该知道,在膜蛋白领域,当年科学界都认可CFTR不是氯离子通道而是膜载体。我还在霍普金斯时,突然有一篇论文发表在《细胞》上,科学家通过在膜上的活体CFTR蛋白的研究,证明CFTR是氯离子通道而非载体!彻底颠覆了前人的研究结果。这一发现很快被接受为他们才是第一个发现CFTR膜蛋白真相的科学家。

 

如果颜博士的论文证明了Yan&Maloney发表的论文是错的,葡萄糖载体的工作机理不是喇叭口,而是个筒子,那毫无疑问颜博士才是破解葡萄糖载体机理之谜的第一人。我估计,如果是那样的结果,颜博士会把我们的两篇论文列出来彻底批判。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润涛阎一定会让《细胞》和《美国科学院院报》杂志撤销我们的两篇论文,以正视听。如果润涛阎不这么做,那他就不是润涛阎了,无法面对十几年跟读润涛阎博客的网友们。

 

可惜的是:颜博士的论文结论恰好证明了Yan&Maloney的研究结果。所以,颜博士没敢告诉《自然》审稿人真相。这使得颜博士只能用如此无力地、很可怜地反驳方式---用张冠李戴的战术继续糊弄读者:把钠离子膜泵的机理模型拿出来反驳。这跟她本人对葡萄糖载体机理被她揭开对科学贡献的定性,在逻辑上是相悖的。颜博士搞的不是钠离子泵,而是葡萄糖载体,而葡萄糖载体的机理模型已经发表过了,跟她自己发现的一模一样。如果不隐瞒真相,那就需要告诉审稿人:颜博士团队的研究只是用另一方法证明了Yan&Maloney 发现的葡萄糖载体工作机理是正确的。

 

如果你的结论准确无误地证明了我们的模型是错的,那你就是第一个揭开葡萄糖载体机理的科学家,润涛阎心服口服,并主动撤销我们的两篇论文,以后以你的论文结论为准。科学结论靠糊弄是无法长久的。颜博士如此软弱无力地反驳,而且非常恼怒,润涛阎只能劝晚辈同仁颜博士:把这事先放下,好好休息。如此反驳,表明逻辑思维已经混乱了。当你的X射线衍射解构同仁包括你论文的审稿人知道你是如此反驳的,这让他们情何以堪?先好好休息,与身体相比,名利不值一提。

Stegy223 发表评论于
I believe everyone needs to respect Professor Yan's right to remain private if she chooses to do so. This RIGHT must be respected.

Meanwhile, I'm certain the scientific community and public are still waiting with bated breath to hear Professor Yan and her team's side of the story.

Best & Bye
Stegy223 发表评论于
今说A老先生3年前过世了。否则完全可以ABC三个人一起拿诺贝尔大奖的嘛。

现在来给大家出这难题,要碰瓷呀?
桃花源主 发表评论于
一个科学公案。

很多年前,我读到一篇讲抗体怎么认出病毒的机理的文章。是维象的。细节记不清了。大意是,抗体的侦察兵接触了病毒后,发现那个病毒有个金字塔结构在它的表面。然后把这个信息告诉了免疫系统,免疫系统就大量释放有个倒金字塔空凹坑的抗体,这个抗体一碰到那个病毒,正好镶入这个病毒的这个表面结构,也就是认出了病毒,然后通过生化过程就把那个病毒破坏了。

当然这个金字塔也可以是圆柱体,立方体,等等。反正是从几何上匹配。这个理论也是打疫苗针的原理。我们先叫这个作者为A。

然后经过许多年,不断有科学家测出这个抗体Q的蛋白氨基酸成分。但就是不清楚到底这些氨基酸是怎么工作的。我们先把这些氨基酸成分或者大分子命名为abcdefg...xyz.

这个时候,有一位科学家叫B,他把所有的氨基酸abcdefg...xyz的排列组合关系,通过一系列的测量和替代,搞清楚了。并且发现,其中fgh三个氨基酸在接触了病毒上面某个蛋白的化合物时,可以发生突变, 而根据已有的一些其他人的氨基酸的3维模型的结果,B排列组合这些氨基酸发现它们形成了一个凹坑,和那个病毒上的某个分子团的几何形状正好互补。B认为他发现了这个抗体的工作原理。

后来经过好多年,技术手段和仪器发展了。可以得到晶体的原子的位置图。这个时候,其他科学家测量了另外一个抗体W, 发现W是有 bcdefg...x 氨基酸,科学家C出场了, 她得到了W的结晶, 并且得到了W的分子原子位置。 然后她又试验,在蛋白质结晶时放了匹配的病毒v的某个氨基酸,这个时候,她发现fgh的3维结构出现了一个凹坑。于是她描述这个过程。认为抗体氨基酸fgh变形从而认出病毒的机理。
C宣称她得到了突破,解决了自从A后一直无法解决的抗体认出病毒的机理。C没有引用B的文章,只引用了A的文章。


那么到底是谁发现了抗体认出病毒的工作机理?是A还是B还是C?
Stegy223 发表评论于
老婆已经第一时间骂过了。你这三脚猫。近日里家里正事不作,中文看多了。要跳出来沾一身腥呀。
Stegy223 发表评论于
本人对小颜团队的贡献(人葡萄糖载体3维结构 )充满敬意,对阎大侠的这一通拳脚也拍手称快. 两者都对,天下竟有这等奇怪之事? 还真是这样。否则决不会发酵到这一热度。

仅限于小颜的2篇文章和老阎的2篇文章来谈,无解!
Stegy223 发表评论于
本人对小颜团队的贡献(人葡萄糖载体3维结构 )充满敬意,对阎大侠的这一通拳脚也拍手称快. 两者都对,天下竟有这等奇怪之事? 还真是这样。否则决不会发酵到这一热度。

仅限于小颜的2篇文章和老阎的2篇文章来谈,无解!
ZWM421 发表评论于
看明白了。指望党的人厚道,太阳西边出来了。老阎应该给“自然”写信说明此事,立此存照,也为后人铺一条路。“声明引用”是科学家的基本厚道,对发文作者不是一个多大的事情。但是不厚道,对发文作者是个大事。
Stegy223 发表评论于
这些天来。跟踪了网上的评论,也看了有关的几篇文献,还真经历了几次思想反复。现在本人认为老阎小颜之间没有根本的矛盾。一方面颜宁团队发表的萄葡糖3维结构的杰出工作(2篇Nature)是完全站得住脚的。同时本人又完全理解老阎的述求。没有阴谋论。老阎也不是在胡闹!

愿意提供一个新思路。如果大家能放下情绪上的因素,其实可以见一见(比如说来普林斯顿)。相见一笑眠恩仇。把酒论英雄。同时听听颜宁教授给大家讲讲前沿领域最新进展。这样大家一起努力产生一个海外华人团结和谐的美好佳话。
Stegy223 发表评论于
这些天来。跟踪了网上的评论,也看了有关的几篇文献,还真经历了几次思想反复。现在本人认为老阎小颜之间没有根本的矛盾。一方面颜宁团队发表的萄葡糖3维结构的杰出工作(2篇Nature)是完全站得住脚的。同时本人又完全理解老阎的述求。没有阴谋论。老阎也不是在胡闹!

愿意提供一个新思路。如果大家能放下情绪上的因素,其实可以见一见(比如说来普林斯顿)。相见一笑眠恩仇。把酒论英雄。同时听听颜宁教授给大家讲讲前沿领域最新进展。这样大家一起努力产生一个海外华人团结和谐的美好佳话。
Stegy223 发表评论于
忘了加一句。是的,老阎不是在胡闹!
Stegy223 发表评论于
这些天来。跟踪了网上的评论,也看了有关的几篇文献,还真经历了几次思想反复。现在本人认为老阎小颜之间没有根本的矛盾。一方面颜宁团队发表的萄葡糖3维结构的杰出工作(2篇Nature)是完全站得住脚的。同时本人又完全理解老阎的述求。没有阴谋论。

愿意提供一个新思路。如果大家能放下情绪上的因素,其实可以见一见(比如说老阎来普林斯顿)。相见一笑眠恩仇。把酒论英雄。同时听听颜宁教授给大家讲讲最新进展。可以大家一起努力产生一个海外华人团结和谐的美好佳话。
Stegy223 发表评论于
这些天来。跟踪了网上的评论,也看了有关的几篇文献,还真经历了几次思想反复。现在本人认为老阎小颜之间没有根本的矛盾。一方面颜宁团队发表的萄葡糖3维结构的杰出工作(2篇Nature)是完全站得住脚的。同时本人又完全理解老阎的述求。没有阴谋论。

愿意提供一个新思路。如果大家能放下情绪上的因素,其实可以见一见(比如说老阎来普林斯顿)。相见一笑眠恩仇。把酒论英雄。同时听听颜宁教授给大家讲讲最新进展。可以大家一起努力产生一个海外华人团结和谐的美好佳话。
Stegy223 发表评论于
这些天来。跟踪了网上的评论,也看了有关的几篇文献,还真经历了几次思想反复。现在本人认为老阎小颜之间没有根本的矛盾。一方面颜宁团队发表的萄葡糖3维结构的杰出工作(2篇Nature)是完全站得住脚的。同时本人又完全理解老阎的述求。没有阴谋论。

愿意提供一个新思路。如果大家能放下情绪上的因素,其实可以见一见(比如说老阎来普林斯顿)。相见一笑眠恩仇。把酒论英雄。同时听听颜宁教授给大家讲讲最新进展。可以大家一起努力产生一个海外华人团结和谐的美好佳话。
zhonghuaren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老阎是真的不知?高规格科研单位、比如 中科院、是可以自由上网的、岂止是pubmed
xmlh 发表评论于
中国人喜欢窝里斗,还真是啊!这是谁在蹭谁的热度?
硅谷_雁鸣 发表评论于
“JessAB”和“老泉”,已经很好地说明了这件“公案”的本质。

“碰瓷”活用,思维联想是优秀科学家的素质。
cloudhk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桃花源主' 的评论 : 看了,只有5条评论。。。
桃花源主 发表评论于
http://youtu.be/6PMg-0bwiTI
有意思的视频
和有的意思的评论
Wtp003 发表评论于
回复 'JessAB' 的评论 :
”没有看到过原文说的她是世界首位. Nieng 的重大贡献是第一个用X-Ray 解出GLUT1的晶体结构, 因为拿到蛋白的晶体是非常难”

Something is missing here.

若大家争论焦点都不是一样还有什么好争的。
JessAB 发表评论于
回复 'Wtp003' 的评论 :

没有看到过原文说的她是世界首位. Nieng 的重大贡献是第一个用X-Ray 解出GLUT1的晶体结构, 因为拿到蛋白的晶体是非常难.
Wtp003 发表评论于
回复 'JessAB' 的评论 :
“很多其它作者做的是用3D GLUT结构去更精确推断glucose转运机理”
那为什么小颜的是世界首位?
Wtp003 发表评论于
争论各方似乎都有理其实是忽略了最关键的一点,整个事情都再正常不过,引述没引述某一文献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这里的关键是小颜凭什么说她的工作是创新/世界首位(大意如此,英文原文忘了)
凡是支持小颜的当给出理由时考虑二个问题
1。是不是只要做的 事前人没试过就可以称首位
2。Nature竟然认同了。看中的原因是什么?其看中的地方也就是文章的精髓不是就是巳经有的机制模型,当然小颜的东东会有完善的的地方。后人在前人基础上的发展再自然不过。但.....
JessAB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时不时来看看' 的评论 :

什么叫”是还是不是”, 芝麻怎么和西瓜比? 你们纠结的那个转运机理只是在他那个年代的层次. 机理上还有很多unknown, 有你说的那么简单吗? 所以才有很多人在进一步的不断探索. 而现在Nieng 以及很多其它作者做的是用3D GLUT结构去更精确推断glucose转运机理, 这些研究和Yan做的没有什么相关性.
时不时来看看 发表评论于
JessAB & 老泉:

你们仍然回避回答唯一的核心问题:

UhpT转运葡萄糖穿过细胞膜的机理等价于GLUT1转运葡萄糖穿过细胞膜的机理,从其中任何一个都可以得到另一个,无论是理论上还是实验上。

是还是不是?



JessAB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时不时来看看' 的评论 :

我说了这么多认为最关键的不同就是Nieng做的是GLUT而Yan 做的是UhpT. 假如当初Yan做的是和GLUT相关的模型, 那Nieng有可能会提到他尽管她主要做的是3D结构的知识从更高更精细的原子层次来propose那个机理. 这大概是为什么Nieng在她那个Inward open, Occluded, Outward open 的working model 中引用了一个和她文章有直接相关的Quistgaard 关于XyIE 的文献而没有引用Yan的文章. 这大概也是为什么我查了Yan俩篇文章总共170多个的citations中几乎没看到题目上是做GLUT的除了1999年Mueckler的一篇; 这大概也是很多做和GLUT相关研究的结构和推断机理的其他作者也没有引用R. Yan 的文章却引用了很多Nieng 的文章.

要不然你们谁给解释一下为什么这么多做GLUT有关研究的其他作者也没有引用Yan的文章? 你们是否也要质疑他们重复做了Yan 的”葡萄糖转运机理”??
老泉 发表评论于
谈求真
老阎第一篇博文指出小颜的GLUT1运送葡萄糖原理是他们1993/1995 (研究UhpT) 首先发现的。老阎的“机理”:

“图2就是一个喇叭口。就是把一片细胞膜竖着放,细胞膜上的“葡萄糖载体”(载体=马车,葡萄糖等于乘客)喇叭口朝外,里边是关上的,任何分子包括水分子都进不去。只有葡萄糖分子而且是一个分子进入喇叭口,喇叭口开始变形,变成喇叭口朝里,此时里边的任何分子都不能跑出来,因为喇叭口的外面关闭了。当喇叭口朝里时,葡萄糖就进入细胞。
简单不?

当然简单!因为这是模型,就是示意图。模型越是简单明了,最好一目了然,就越容易被读者理解,并印象深刻。然而,这个模型还真的就是事实上的葡萄糖载体把葡萄糖分子转运进入细胞的工作原理(生物学上称为“机理”)”。

老阎说自己先画喇叭口, 小颜把六十年代第一个画喇叭口的相关文献搬出来 (Simple Allosteric Model for Membrane Pumps by OLEG JARDETZKY, Nature, volume 211, pages969–970 (1966). 图中显示离子,但文中讲所有分子。这第一文献现在衍变成了alternating access model主流理论. 因为是第一次提出,大家都多引用此文. 小颜的反应也在情理之中。

83年有人以热力学为基础的理论论述也画了喇叭口。看一下这个1983年讲机理的文章:Translocation pathway in the catalysis of active transport, Proc. Natl. Acad. Sci. USA 80(1983), 3701-3705. 机理一步步修改,更有理论基础。


再看看1992 Mike M. Mueckler有关GLUCOSE ABSORPTION文章, 画了喇叭口. 他的文章与小颜研究相同。

ScientifiC America (January 1, 1992). How Cells Absorb Glucose. David E. James, Gustav E. Lienhard, Jan W. Slot and Mike M. Mueckler

老阎在93-95年也画喇叭口, 成果限于topological, domain. 当时做的不同体系 (UhpT),也与小颜研究GLUT结构,构象 (比如分子之间具体反应基团,键长,键角,能量等) 不同。

另外老阎老板前几年 (2008)的文章提到transporter构象数据不够,结构难定 (FUTURE ISSUES
1. How many conformational states of the transporter are there? There is an urgent need
to define the transition states in conformational space. Characterization of these states
and the ability to achieve an individual state in vitro are the main hurdles to realizing a
full structural characterization of any secondary active transporter.
2. We eagerly await the arrival of high-resolution structures of an MFS antiporter in the
Co conformation and in the substrate-bound Ci conformation.
3. Are the same residues involved in binding substrate in both the Ci and Co conformations,
and what are the exact determinants of substrate specificity and ionic selectivity?)。
在此文中,他引用六篇自己的文章,但是没引老阎九三年画喇叭口的文章。见”Inns and outs of major facilitator superfamily antiporter“ Annu. Rev. Microbiology, 2008. 62:289-305.

GLUT1和UhpT是不同的蛋白,Mike M. Mueckler2001 有关GLUT1文章也不提1993/1995老阎文章.
Molecular Membrane Biology . Volume 18, 2001 - Issue 3 (183-193)
Structural analysis of the GLUT1 facilitative glucose transporter
Paul W. Hruz and Mike M. Mueckler
时不时来看看 发表评论于
JessAB:

符合事实的先后顺序是这样的:
1. 博主第一篇博文明确指出Nieng的GLUT1运送葡萄糖穿过细胞膜的工作原理是他们1993/1995首先发现的,再说一遍:工作原理。
2. Nieng的2012 Nature文章没引用这个的结果。
3. 博主猜测她没引用的原因是因为不知道或找不到那2篇文章。
4. 大家发现这两个猜测都站不住脚,推断Nieng早就知道那个结果。
5. Nieng用Na离子穿过喇叭口作回应,博主指出那不是GLUT1运送葡萄糖的原理。
6. Nieng是Stealing/剽窃,目前似乎只有我一个人明确这样说。

GLUT1和UhpT是不同的蛋白,这个不用强调。但它们在运送葡萄糖通过细胞膜这个机理上是等价的,即从任何一个也可以推到另一个。你和Nieng能做的只有用科学事实反驳这个等价性以表明不同。

你举的药物A,B化学分子式应该是不同的,它们不是同一个药没有疑问。但如果两种药都能治疗糖尿病,而且工作原理都是同一个,那么药A的发现者肯定是先发现糖尿病治疗原理的人,如果在他/她之前没有别人发现,那么他/她就是第一发现者,这与2种药不同没有关系。
JessAB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时不时来看看' 的评论 :

Wow ! 你们从Nieng 是否直接引用Yan的文章, 到她是否读过他的文章, 到现在的 “问题的焦点早就演化成颜老师是否重复了阎老师1993/95年发现的“葡萄糖转运机理”“. 不可思议啊. 我是看不下去你们的这种有意无意的误导观众, 用”剽窃”诋毁Nieng, 才来说出自已的看法.

难道Nieng 用3D的结构知识给出GLUT1的 Inward open, Occluded, Outward 的working model 是像你说的重复Yan的”1993/95年发现的“葡萄糖转运机理””??? Give me a break, 当然不是.

举个简单通俗的例子, 曾经有人做过治糖尿病的药物结构A有氧化水解的机制, 现在有人做????不同结构的抗癌药物B发现也有氧化水解的机制. 难道可以说做B药的是重复做A药的??? 当然不能.

另外你是否回复评论是你的自由, 我无所谓. 至于拿谁更聪明说事, 有意是吗???
时不时来看看 发表评论于
JessAB: 给您最后一个comment. 问题的焦点早就演化成颜老师是否重复了阎老师1993/95年发现的“葡萄糖转运机理”。现在就您还纠结在文献引用上。您竭力帮颜老师大家都看出来了,难为您了。您真帮就该去细读那四篇文章,找到颜老师发现的机理不是阎老师发现的。这个看起来好难,因为颜老师自己就没说不同。颜老师可是比现在的您聪明呐。
Armweak 发表评论于
JessAB 发表评论于 2019-05-18 05:35:22
回复 'Armweak' 的评论 :

我对在中国杂志怎么发表文章及引用文献不了解. 但是在美国杂志像Nature 这种的发表文章请你给出有哪些具体例子是像你描述那样做的??
———————
不要描,越描越黑。这里不是酱缸国。:-)
JessAB 发表评论于
回复 'Armweak' 的评论 :

我对在中国杂志怎么发表文章及引用文献不了解. 但是在美国杂志像Nature 这种的发表文章请你给出有哪些具体例子是像你描述那样做的??
JessAB 发表评论于
回复 'Armweak' 的评论 :

其实应该没有人否认R. Yan 那俩篇文章的工作成绩以及他的模型.

现在辩论的是Nieng为什么没有直接引用他的文章, 因为Nieng做的是关于GLUT 而他做的是UhpT, 这二个是不一样的蛋白, 和她做的没有什么相关性. 这大概也是很多做和GLUT相关研究的别人也没有引用R. Yan 的文章却引用了很多Nieng 的文章. 说白了就这么简单.

可有些网上的人偷换概念, 又牵扯到Nieng 是否读过他的俩篇文章, 甚至有人有毁誉Nieng的名声之嫌疑,竟然说Nieng “剽窃”. 这些做法让人看不下去啊.
Armweak 发表评论于
回复 'JessAB' 的评论 : 在中华酱缸国的“科学家”中,活跃着两种人:第一种,引用别人文章时,往往只list一些相干度不高的文献,把自己和亲朋好友的文献大引特引,但从中得到启发的文献往往却不引,以免降低自己研究的“独创性”。第二种,作为审稿人,枪毙别人的投稿或申请科研基金的开题报告,把别人的好想法偷来,撰为己有。酱缸国里,苍蝇遍地,污水横流,远不是一个“共产党”就能包括的。
润涛阎 发表评论于
在八十年代中之前,葡萄糖载体的基因还没克隆出来,只能是thought,就是想象跟膜泵一样。到基因克隆出来后知道了二级结构,由12个螺旋构成,有三段膜外loop,便无法想象成到底是怎样的模型。这是葡萄糖载体行业给Yan&Maloney模型定性为“详尽的动态机理模型”

SwiperTheFox 发表评论于
纠正一个事实: 颜宁2014年的文章里引用了这篇文章:

All MFS transporters are thought to transport substrate using the altnerating access mechanism (27).....

文献27 就是:Jardetzky, O. Simple allosteric model form membrane pumps......
JessAB 发表评论于
现在有些人好像纠结在到底Nieng 有没有读过R. Yan 的俩篇文章? 这跟Nieng 要不要引用他的文章有什么关系吗?? 发表文章本来就是让别人看的, 是public information, 同时也提高作者的知名度. 做科研的人一般都会看很多文献, 来决定做那些别人没有发表过的东西也就是要有新意的研究. 至于最后写文章引用什么文献一般当然是与文章很有相关的才引用, 对不怎么相关的即使看了不引用多得去了.

查了一些和Nieng做的GLUT 有关方面别人的文章, 目前为止没有找到一篇直接引用R. Yan的文章, 但是有很多直接引用Nieng 的文章. 我想这可能是因为做GLUT 的不去引用跟不怎么相关的UhpT 的文章(R. Yan做的, 即使有的机制可能相似). 居然还有人在网上说Nieng “剽窃”了R. Yan 发表的”机制”? 这可不能随便乱说做有意无意的误导大众.
fonsony 发表评论于
老阎文章一出,,就是直接打了颜女二个巴掌耳光,
fonsony 发表评论于
不时来看看 发表评论于 2019-05-16 06:21:28
> lZ当初不质疑,拖到现在质疑,不在专业领域质疑,选择博客非专业人群中质疑,目的可疑。

他不想破坏您颜当院士嘛。一直还维护她的。您颜骂人神经病,她要是不吭声,私下给阎老师说个对不起就结了的。

似乎您们的水准越来越低了,水军上来了?==============================================================我是高中生,,料学无从插嘴但阁下的发言超垃圾,
weijie.wan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莫言邪' 的评论 : 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到底是不是看了人家的paper受到灵感然后搞出来自己的成果,这个问题很难回答么?博主根本没有和你家主子算账的原意,她还好歹不知,真以为这是个靠颜值就可以一统江湖的年代了?是人就先学会做人,做人就要问心无愧,好吗?
紧跟着学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莫言邪' 的评论 : 你这是暴露了自己心眼坏,把别人也往坏处想。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
你拉倒吧,阎从一开始就不想走正规渠道沟通,现在又连篇累牍攻击颜,你不明白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道理吗?
西游子 发表评论于
窝里斗劣根性,一个华人是一条龙,一群华人是一群虫
lilywanda 发表评论于
网红也分369等。那要看他们的受众。在这个网络时代科技大佬,政商领袖们谁又不是某种意义上的网红呢?谁又不靠网络推广自己?不要拿圣人的标准来衡量世人,况且圣人自己也做不到自己的标准。孔子若生活在现代,当是最大的网红,这样就不用劳心劳力的周游列国了,何乐而不为?就连你欣赏的颜大家不也是通过网络知道她是美女科学家吗?不是老阎科普谁知道她研究什么的?这里发言的有行内人士也有我这样的门外汉,大家都是以求真求实的态度来看问题的,大多数老阎网红的受众都是此类。只有你在插科打诨。说什么“己所不欲 勿施于人”。老阎已是好修养。


莫言邪 发表评论于 2019-05-16 16:36:17
你拉倒吧,阎从一开始就不想走正规渠道沟通,现在又连篇累牍攻击颜,你不明白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道理吗?
阎这是彻底走向网红,向方老二奔跑的节奏。
莫言邪 发表评论于
怎么没有人回应SwiperTheFox的问题?看来都对正题不感兴趣,都是来看笑话的。
科学问题的证伪回归正常的沟通方式好,想通过自说自话博流量的最后恐怕要栽跟头的。
莫言邪 发表评论于
你拉倒吧,阎从一开始就不想走正规渠道沟通,现在又连篇累牍攻击颜,你不明白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道理吗?
阎这是彻底走向网红,向方老二奔跑的节奏。


lilywanda 发表评论于 2019-05-16 16:10:33
老阎为什么写这篇博,他科普了这个机理,除了提到自己的研究结果还对小颜给予肯定的赞赏。
如果你不了解情况,我给你解释,如果你揣着明白装糊涂,我只能呵呵了。没想到科研这片本属于净土也充斥着水军。
lilywanda 发表评论于
老阎为什么写这篇博,他科普了这个机理,除了提到自己的研究结果还对小颜给予肯定的赞赏。原因是因为阎认为颜在国内不可能看到他的文章算是独立完成的。但网友提醒他普通人在国内都可以花点钱买翻墙软件更不用说科研机构主动提供国外最新的研究论文。网友cng 还说颜参考了某人的文章某人的文章又提到了阎的论文。所以颜不可能不知道阎。所以是谁该向谁解释呢?颜的背后有强大的公关团队和国家支持。老阎是个退休的科研人员而去当时的科研伙伴也过世。如果你不了解情况,我给你解释,如果你揣着明白装糊涂,我只能呵呵了。没想到科研这片本属于净土也充斥着水军。
莫言邪 发表评论于 2019-05-16 07:43:11
你有病吧,歇斯底里的。

不通过正常方式通过博文单方面谈论所谓学术问题,鬼知道他心里想什么?颜认为碰瓷的反应很正常。
蓝天白云915LQB 发表评论于
陈景润的哥德巴赫猜想,早就有定论,但是需要证明,证明才是最重要的,光提假设有多大意义?
SwiperTheFox 发表评论于
请支持老阎的解释:

1。阎文的[独特]贡献是什么(不包括前人的贡献)?

2。颜文的显示的机理是什么? 为什么说跟老阎的独特贡献相同?

3。请解释颜文里SP Signature motifs是否出现在阎文里了。 这可是单点突变就造成功能完全丧失的二级结构。

阎老说二级结构相同,所以机理相同。 其实这是不对的, 姑且不谈。 但现在二级结构也是不一样的。 怎么解释?
JessAB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时不时来看看' 的评论 :

GLUT1 和UhpT 都属于the major facilitator superfamily (MFS). Nieng 做的是GLUT1的3D 结构并且从atomic level 的角度来proposed 那个Fig 5 的working model, 在Fig 5 中她引用了和她文章有直接相关的Quistgaard 关于XyIE 的inward facing, occluded state 的文献.
时不时来看看 发表评论于
JessAB: 我不够格给您上GLUT/UHPT 101,您看看下面这两个链接是不是说它们都是葡萄糖搬运工?

http://en.wikipedia.org/wiki/GLUT1 - glucose transporter葡萄糖搬运工G
Glucose transporter 1 (or GLUT1), also known as solute carrier family 2, facilitated glucose transporter member 1 (SLC2A1), is a uniporter protein that in humans is encoded by the SLC2A1 gene.[5] GLUT1 facilitates the transport of glucose across the plasma membranes of mammalian cells.[6]

http://www.uniprot.org/uniprot/P0AGC0
uhpt - 葡萄糖搬运工U
Mediates the exchange of external hexose 6-phosphate and internal inorganic phosphate. Can transport glucose-6-phosphate
Keyo 发表评论于
回复JessAB 评论:
道为什么愽主现在要把这件事搞得沸沸扬扬?

1. 首先, 在你前几天有关这方面的文章我就提问: GLUT 和UhpT 是否一样?
大分子是非常复杂, 哪怕只是一个amino acid 不一样也是不一样的. 有的即使sequence 都一样但还可能有不一样的conformation.

2. Nieng 的重大贡献是给出GLUT的crystal structures, 因为拿到蛋白的晶体是非常难, 这个3D 的结构给了很多信息包 conformation. 而你的UhpT 的结构好像只是sequence.

3. 所以Nieng 和你做的东西不仅做的蛋白质不一样而且给出的结构信息也不一样.

4. 至于在转运机制(mechanism)的争论, 若是一开始做的蛋白物质和你的不一样, 即使得到和你的机制上相似, 但对这个特定蛋白来说也是新的发现.

5. The bottom, Nieng 做的蛋白以及3D 结构和你的都不一样, 她可以不直接引用你的文献.

========

您这是在说颜博士的文章不配上Nature 啊!不但打脸颜文的nature 编辑审稿人,也打脸了阎文的cell 和PNAS 的编辑和审稿人。当年PNAS 是院士实名审稿,不知那位院士是否健在。您是在给颜博士找麻烦帮倒忙,她就是想往您讲的那方面spin, 也不好做了。
四季如冬 发表评论于
回复 'JessAB' 的评论 :

从伟光正习博士那学的。 这么强的相关性,参考文献都避免提。

==================

难道你们对持不同观点人就开始贬低上刚上线了? 这是你们的作风? 不要猜测别人是谁.

再说一遍, Nieng 做的蛋白以及3D 结构和R. Yan 的都不一样. Nieng 在她2014年Nature文章给出的working model is for GLUT1, 而不是, 不是, 不是R. Yan 的UhpT. 再且她是根据X-Ray 得到GLUT1 的Atomic 结构来proposed 那个working model. 不知道你们为什么纠结Nieng不直接引用他的文献.
JessAB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时不时来看看' 的评论 :

难道你们对持不同观点人就开始贬低上刚上线了? 这是你们的作风? 不要猜测别人是谁.

再说一遍, Nieng 做的蛋白以及3D 结构和R. Yan 的都不一样. Nieng 在她2014年Nature文章给出的working model is for GLUT1, 而不是, 不是, 不是R. Yan 的UhpT. 再且她是根据X-Ray 得到GLUT1 的Atomic 结构来proposed 那个working model. 不知道你们为什么纠结Nieng不直接引用他的文献.
Dalidali 发表评论于
最近太忙, 还没能抽出时间读双方论文原文. 但仍然感叹世界之奇妙.  
颜=Yan, 阎=Yan! 同一领域,同一课题......

越来越觉得老天爷故意布了个局。继续慢慢看吧。  

阎先生常说的一句话: "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紧跟着学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时不时来看看' 的评论 : 这两个来了几个轻薄的后生,你不值得花时间精力和他们废口舌。前两天这里大家都团结而又有正气在这里讨论,一致支持老阎给Nature杂志写信澄清。老阎是有智慧的人,会在适当的时间处理这个事情,我们也别催促他,默默关注,也发声支持!

cng 发表评论于
很多知名学者通过个人博客讨论学术,指点江山,多了去了。
时不时来看看 发表评论于
JessAB: 如果您还是学生,考虑转个专业换个导师吧。
时不时来看看 发表评论于
Nature是英国杂志:) Science是美国杂志.打个岔,Nature和Science比已经不止差一个身位了。

颜宁重复博主的结果,读他们文章对照博主的博文就能判断出来,当然内行估计看得更细致。
莫言邪 发表评论于
你有病吧,歇斯底里的。

不通过正常方式通过博文单方面谈论所谓学术问题,鬼知道他心里想什么?颜认为碰瓷的反应很正常。

lilywanda 发表评论于 2019-05-16 07:35:12
流氓逻辑,流氓行径!
莫言邪 发表评论于 2019-05-16 06:47:16
如果阎一开始私下给颜写信说明,相信颜会严肃并以礼相待。
以博文的方式发声???阎还是自己先检讨检讨吧。
originall 发表评论于
看了颜宁写的有的疑问:

1. 1966年的老头是否早于老阎?------ 看回答老头是做的泵,也许对老阎只是小有启发
2.老阎的2个paper是否写清楚了机理?------看老阎的回答:

这段葡萄糖载体领域权威在综述里介绍我的模型:“The best characterized members of the family are UhpT and GlpT, both of E. coli, for which detailed topological models have been presented (29, 90, 91)
其中90, 91 两篇文章就是我在CELL和PNAS的文章。

这些需要专业人士,大家吵架毫无意义,颜宁的审稿人是专门搞衍射的不在葡萄糖载体领域都不知道老阎的研究,旁人不是一个专业方向做各种比喻讨论可以差十万八千里,这种必须非常专业的才可以知道,希望老阎联系nature,还科学以公正。当然美国学术也腐败,看这个事情的结果吧

颜宁肯定是应该引用,如果引用了真的不能发表顶级期刊,那她可以得院士吗?虽然引用貌似小事儿,但是一环一环蝴蝶效应,胁迫审稿人给她背书,最后到了院士,这个就是欺世盗名

网上有写颜宁大一高数刚及格,做毕设差点儿让lab出事故,感觉不像严谨做科学的,大学竞选当了学生会主席,看来也是个混社会的,11g喜欢,11g肯定知道老阎文章,11g有什么科研贡献也不知道,他一个男人不好意思吃相难看,就提携了颜宁,不信颜宁没看到老阎paper,同样也不信11g不知道颜宁做这个课题。又是一环环蝴蝶效应可以普通人到院士,没那个实质能力和贡献,巧夺名利被人指点,其实挺虚挺丢人的,但每个人三观不同,有人不在乎丢人被人指点,不在乎是否真的能力达到只有虚的巧夺名利也会觉得高高在上自我实现了,颜宁微博写清华3个外籍院士,提到老杨,哈哈,觉得跟老杨一个高度了~~~
lilywanda 发表评论于
流氓逻辑,流氓行径!
莫言邪 发表评论于 2019-05-16 06:47:16
如果阎一开始私下给颜写信说明,相信颜会严肃并以礼相待。
以博文的方式发声???阎还是自己先检讨检讨吧。
JessAB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时不时来看看' 的评论 : “JessAB, SwiperTheFox:您们如果是颜院士的学生,在读的或毕业的,逻辑都不合格呀。
“葡萄糖如何直接进入细胞膜”这是问题的关键呀,喇叭口当然很久很久很久很久以前人们就知道,
但科学家们在1993年Cell文章之前并不知道它也是“葡萄糖直接进入细胞膜”的方式呀。除了喇叭口,您们再去看颜宁Nature 2014 第5图,注意数字7.这个数字也在博主文章中。您们不要说数字7人们早就知道了哈:)

颜宁发2个Nature文章就是要说她是第一个发现这个喇叭口转运机理的人嘛,不是剽窃是啥?

JessAB不厚道哈,我以为您只会英文,害得我上回用英文回您,现在还脸红:)”

——————
申明一下, Nieng和我没有任何关系, 我只是就事论事. 不能因为和你观点不同,你就给人乱扣帽子吧.

Nieng 的文章是用X-Ray 得来的” Atomic structure of human GLUT1 for understanding its transport and disease mechanisms “. 她研究已在atomic level, 更进一步了. 不知道R. Yan 为什么要纠结?

另外, 至于用什么语言是个人的自由吧. 我写英语因为不会在计算机上打中文.
originall 发表评论于
每次从文学城总人气榜进到老阎博客,今天没有排老阎,
颜宁怕什么,要黑社会作风吗?
紧跟着学 发表评论于
回复 'A霸' 的评论 : 和气生财,以和为贵,这是对朋友对家人可以有的态度。没人要砸小颜,也没人要抬高老阎,我在这里看到的是大家对待科学求真求是的态度,很多华人在这里也表达了他们对遵守科学界的游戏规则的理念,非常感动。

------
和为贵,砸小颜受损的是整个海外华人学术圈。
尽量城里解决,别扩大化了。
莫言邪 发表评论于
如果阎一开始私下给颜写信说明,相信颜会严肃并以礼相待。
以博文的方式发声???阎还是自己先检讨检讨吧。


阿留 2019-05-16 06:32:28 回复 悄悄话 有不同意见,写篇comment是科技界的惯例,一般只要有理有据杂志都会发表出来的。到时候颜宁也得在Nature上继续回复。这是学术界正规辩论的方式。
时不时来看看 发表评论于
> 颜是中科院和美科院双科院士,你在问什么?搞笑。

您就水军一位。
莫言邪 发表评论于
颜已经进入二轮,没上明眼人都明白是被平衡下来的。吹毛求疵啊。

时不时来看看 发表评论于 2019-05-16 06:30:37
啊?颜是中科院院士了?
阿留 发表评论于
有不同意见,写篇comment是科技界的惯例,一般只要有理有据杂志都会发表出来的。到时候颜宁也得在Nature上继续回复。这是学术界正规辩论的方式。
时不时来看看 发表评论于
啊?颜是中科院院士了?
阿留 发表评论于
建议阎先生写篇comment投到Nature,系统阐述一下来龙去脉。这种问题还是同行专家来裁决比较好。

颜宁的回复确实有欠修养,没做到清华校训的“厚德载物”,不过行外的吃瓜群众起哄也木有用。
时不时来看看 发表评论于
您把颜写成韩了呢:) 确认一下不是几年前替韩寒的说话的。您要不要重新发一下那句话?
紧跟着学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大酱风度' 的评论 : 养不教父之过, 教不严师之惰。施一公没有参与颜宁这个科研项目,我相信如果他参与了,对以前的文献会查地很细致,不会疏漏Yan-Maloney模型。颜宁有才华没人质疑,但看她微博,不觉得她处理这件事情上有科学家应有的谦虚求真求是态度。以德服人才是至高点,玩中国人的小聪明,在那里spin, 拿钠离子出来顾左右而言它,只能越抹越黑,让自己看起来很难堪。Nature杂志的科学界大咖可不会听你绕来绕去解释不知道没看见Yan-Maloney模型的说辞,他们只看结果有没有前人做过。话说回来,颜宁在处理这件事情上的恼羞成怒态度,也在损伤施一公的形象。大多数人会自然而然会想,谁是他的老师,没教她查文献,科学家要谦虚,对科研要严肃严谨?

昨天给做科研的老公看这篇文章,老公讲他美国老师如果遇到颜宁这样不承认前人结果的事情,马上就会投文Nature杂志,而且和同行联系开始战斗啦。而且老公国内研究生导师也曾经留学海外,很有名气,对学生做学术和做人都管,不对的立马批评,无面子可讲。学生们怕他也极其尊敬他,就像父亲一样的。书剑泯恩仇博主说了一句,那个年代中国大陆的学术风气之正,岂是现在可比的? 看了颜宁微博文字对这件事情的态度后,觉得真是不一样,有代沟。

------------------

这件事也暴露了施一公对本行进展了解的不全面,不然当时为什么没有把好关呢。
莫言邪 发表评论于
颜是中科院和美科院双科院士,你在问什么?搞笑。

时不时来看看 发表评论于 2019-05-16 06:15:54
> 韩已跻身于大家之列

您是想说“颜已跻身于大家之列”?
时不时来看看 发表评论于
> lZ当初不质疑,拖到现在质疑,不在专业领域质疑,选择博客非专业人群中质疑,目的可疑。

他不想破坏您颜当院士嘛。一直还维护她的。您颜骂人神经病,她要是不吭声,私下给阎老师说个对不起就结了的。

似乎您们的水准越来越低了,水军上来了?
Justness 发表评论于
GLUTs共有14种,大约由500多个氨基酸构成,连接次序比较复杂,随着近十年研究方法的改进,可以确定空间立体结构,几十年前是不可想象的。

颜宁研究了GLUT1(2012年)和GLUT3(2015年)。

lZ当初不质疑,拖到现在质疑,不在专业领域质疑,选择博客非专业人群中质疑,目的可疑。
时不时来看看 发表评论于
> 韩已跻身于大家之列

您是想说“颜已跻身于大家之列”?

莫言邪 发表评论于
科学的东西不通过正经的渠道去证伪,在自己的自留地对他人说三道四,典型的小人行径。
韩已跻身于大家之列,当然不屑于你这种在自己的自留地自说自话的自证。
这年头碰瓷的成本太低,小刘怼老刘的戏码屡见不鲜。
yangcen 发表评论于
顺藤摸瓜,找了她的《开讲了》, 可以看出她的脑子不错,口才也不错,长的也不错。但就觉得她身上缺点什么。 现在看了她的回应,觉得她修养欠缺一点。。不过也不吃惊,教育环境使然。

支持老阎把事情弄清楚。 科学的态度,科学家的修养,科学家的操守到中国的女的科学家这里就不重要了?
海笛 发表评论于
有人开始运作了?本来都在总人气榜点阎先生的博客,现在没了。
lilywanda 发表评论于
真没想到一个科学家竟有点泼妇骂街的感觉。支持老阎!
时不时来看看 发表评论于
>4. 至于在转运机制(mechanism)的争论, 若是一开始做的蛋白物质和你的不一样, 即使得到和你的机制上相似, 但对这个特定蛋白来说也是新的发现.

猪蛋白做了吗?其他12生肖呢?即将消失的上百万物种呢?
JessAB 发表评论于
不知道为什么愽主现在为什么要把这件事搞得沸沸扬扬?

1. 首先, 在你前几天有关这方面的文章我就提问: GLUT 和UhpT 是否一样? 大分子是非常复杂, 哪怕只是一个amino acid 不一样也是不一样的. 有的即使sequence 都一样但还可能有不一样的conformation.

2. Nieng 的重大贡献是给出GLUT的crystal structures, 因为拿到蛋白的晶体是非常难, 这个3D 的结构给了很多信息包括 conformation. 而你的UhpT 的结构好像只是sequence.

3. 所以Nieng 和你做的东西不仅做的蛋白质不一样而且给出的结构信息也不一样.

4. 至于在转运机制(mechanism)的争论, 若是一开始做的蛋白物质和你的不一样, 即使得到和你的机制上相似, 但对这个特定蛋白来说也是新的发现.

5. The bottom line , Nieng 做的蛋白以及3D 结构和你的都不一样, 她可以不直接引用你的文献.

注: (下面的comments 有几个错字, 重发)
时不时来看看 发表评论于
JessAB, SwiperTheFox:您们如果是颜院士的学生,在读的或毕业的,逻辑都不合格呀。
“葡萄糖如何直接进入细胞膜”这是问题的关键呀,喇叭口当然很久很久很久很久以前人们就知道,
但科学家们在1993年Cell文章之前并不知道它也是“葡萄糖直接进入细胞膜”的方式呀。除了喇叭口,您们再去看颜宁Nature 2014 第5图,注意数字7.这个数字也在博主文章中。您们不要说数字7人们早就知道了哈:)

颜宁发2个Nature文章就是要说她是第一个发现这个喇叭口转运机理的人嘛,不是剽窃是啥?

JessAB不厚道哈,我以为您只会英文,害得我上回用英文回您,现在还脸红:)
GoBucks! 发表评论于
还真是“讨厌”了。哈哈哈。支持你。希望有人通报方舟子。
JessAB 发表评论于
不知道为什么愽主现在要把这件事搞得沸沸扬扬?

1. 首先, 在你前几天有关这方面的文章我就提问: GLUT 和UhpT 是否一样?
大分子是非常复杂, 哪怕只是一个amino acid 不一样也是不一样的. 有的即使sequence 都一样但还可能有不一样的conformation.

2. Nieng 的重大贡献是给出GLUT的crystal structures, 因为拿到蛋白的晶体是非常难, 这个3D 的结构给了很多信息包 conformation. 而你的UhpT 的结构好像只是sequence.

3. 所以Nieng 和你做的东西不仅做的蛋白质不一样而且给出的结构信息也不一样.

4. 至于在转运机制(mechanism)的争论, 若是一开始做的蛋白物质和你的不一样, 即使得到和你的机制上相似, 但对这个特定蛋白来说也是新的发现.

5. The bottom, Nieng 做的蛋白以及3D 结构和你的都不一样, 她可以不直接引用你的文献.
SwiperTheFox 发表评论于
阎润涛: 你这里也承认整个机理(喇叭口)是几十年前就阐述了。 大家都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

你自己说说你的两篇文章贡献在哪里?颜的文章跟“你的机理”相似在哪里?注意你的贡献不是喇叭口,不要放到放大。
书剑泯恩仇 发表评论于
回复 'A霸' 的评论 : 胡说八道!在学术领域作假就是作假,伪造就是伪造,伪造所谓的“新颖性”骗取世界顶级杂志的发表,真令人不齿,还要用什么华人学术圈的借口来包庇维护?都说中国大陆无官不贪,我倒想看看,离无科不假还有多少距离!
书剑泯恩仇 发表评论于
老阎:虽然我不支持你在反川议题上的立场,但是在这场科学公案上对你毫无保留地支持。在政治文化艺术等人文领域,有时候真的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谁也说服不了谁,就像川黑和川粉吃不到一个锅里那样。但是,自然科学领域则截然不同,因为在每个时期被普遍承认的科学公理定理等就是一把尺,一杆秤,是科学殿堂的法则准绳,是科学老人手中的权杖,是悬在弄虚作假,投机取巧的科学从业者头顶上的一面照妖镜。这也是为什么我说方舟子科学打假的学术风险极小,道德风险没有,政治风险极大,因为他并不是在孤身奋战,更不是有什么超人的大能(虽然他是一个大牛人),而是因为他站在巨人的肩膀上。
说颜宁和她的团队在发文章前没有看到过你的(细胞)期刊上的论文,那是对她们整个团队的侮辱,我93年大学毕业进上海一个研究所上班的时候,实验室的一个副教授告诉我,出现这种文献检索漏检的情况,尤其是在本人专业领域的相关内容,是极为丢脸的事,会被同行瞧不起的,所以你老阎就算好心假设她漏检了,人家小颜怎么肯领你这个情呢?也可见我们那个年代中国大陆的学术风气之正,岂是现在可比的?
所以,事情是明摆在那里的,为了彰显她们团队的学术新颖性,对你的论文故意不提罢了。但是,(自然)杂志可不会去管她们漏检还是故意隐瞒的,因为不管是哪一种情况,她的文章绝对失去了学术新颖性。首先,她们使用的技术是别人发明的,并且也不是第一个用这个技术来做课题发文章的,其次,她文章的结论是很多年前你们小组已经通过分子生物学实验技术证明的了(分子生物学,基因诱变等等绝对不是野路子,我并非因为自己是这方面的专业人士而故意高抬)。你们这桩公案可以和下例类比,黑洞理论是很多年前依据大量的天体物理实验数据和物理数学公式的基础上建立起来的,不是仅仅仅一拍脑门就想出来的。现在黑洞照片刚刚公布,那是现代科学技术在多个领域取得突破后产生的成果,可喜可贺。但是,如果他们因为发表了黑洞照片就说黑洞是他们首先发现的,就会沦为全世界的笑柄。
这么跟你说吧,如果你给(自然)杂志写信,讲清前因后果,小颜的文章肯定是会被撤的,原因太简单了,人家(自然)杂志可是非常珍惜自己这身羽毛的,不想为了一个投机取巧的中国大陆新一代学术红人而砸了自己招牌。
本人认为老阎你颇有才气,只是总窝在文学城这个小地方恃才放旷,没什么意思。学学方舟子吧,拿出点抛头露面的勇气吧。人家都欺到你头上了,还躲在这里做缩头乌龟?为净化学术大气层出一点力吧。
期待看到你的实际行动。
A霸 发表评论于
和为贵,砸小颜受损的是整个海外华人学术圈。
尽量城里解决,别扩大化了。
大酱风度 发表评论于
论水平,小颜还是嫩了点。阎润涛与这里很多人的水平不在施一公之下。只是追求不太一样。可以想象,科学界大部分是男的,颜靠自己的颜值平时让人捧着宠着惯了,加之国内的科研环境,以为耍点小聪明就可以瞒天过海。这件事也暴露了施一公对本行进展了解的不全面,不然当时为什么没有把好关呢。
京男 发表评论于

http://bbs.wenxuecity.com/myhouse/8178175.html
ran168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沔阳木匠' 的评论 :

这里应没有争吵吧!都是难得一致,共识,支持润涛阎与《自然》杂志编辑部联系。
沔阳木匠 发表评论于
颜宁站在施一公的肩膀上,走得比较顺。视屏露面微博回应显得有些张狂。其科研切入时点可以说是最优。我作为生物外行感觉 CryoEM 是一个强有力的工具。 YouTube上颜宁英文报告不多,认真听看了一个,不是太有味道,比不上庄小威的英文报告水平。

Membrane transport 确实是一个有意思的领域,很自然地有 active transport, anomalous anisotropic diffusion 等机制。更有意思的研究应该是生化机制导致的膜的动态拓扑变形最后达到穿过膜。以下是两篇关于 CryoEM 有趣的数学文章:

R.Hadani (UT Austin) and A.Singer, "Representation theoretic patterns in three dimensional cryo-electron microscopy I - The intrinsic reconstitution algorithm", Annals of Mathematics (2011)

K.Ye (U.Chicago) and L.H.Lim, "Cohomology of Cryo-Electron Microscopy", SIAM J.Appl.Alg.Geom. (2017)

如果有更多的数学的人能加入研究就更有意思了。

HIV-1 病毒通过 fusion 机制穿过 plasma membrane 也很有趣的。

支持润涛阎与《自然》杂志编辑部联系。我们在这里的争吵不算数。
Kastalia 发表评论于
外行。对相关的生物科学没有一点发言权。但尊重学术,尊重首创,尊重实事求是的科学精神。期待着向《自然》杂志提出的申诉及其回应和最后的裁决!
明海蓝天 发表评论于
1. 有了高级精准的设备不一定就能搞出有创新价值的成果。科学家靠的是想象力、洞察力和辛勤的劳动。2. 牛顿名言我之所以看得远是因为站在巨人的肩膀上。科研工作者应尊重前辈的劳动成果。
Keyo 发表评论于
颜博士的反应令人失望。我倒不认为她头脑混乱身体不好,她是在spin. 颜博士真有可能对蛋白晶体结构领域以外科学家所做的机理不屑一顾,她知道自己文章的审稿人基本不会出范围。这么做也不对,又不能直接说出来。看她下一步动作。
newgarden246 发表评论于
颜宁的回复, 傲慢, 粗暴, 很难让人把她和学者, 科学家联系.

从老阎上篇的文章给出的相关人物, 以及颜宁的反应来看 , 实际上,颜宁根本就是知道, 看了, 和研究了Yan & Maloney 的葡萄塘机理转运蛋白机理和结构后, 组成30岁的团队, 有靶向地, 信心百倍地, 精益求精地 用X射线晶体衍射解构蛋白技术神速地解构葡萄塘机理转运蛋白机理, 然后, 隐瞒真相 , 成为葡萄塘机理转运蛋白机理和结构解密世界第一人, 和被认为是战胜了过去50年从事其结构研究的所有科学家 的科学家…
老阎, 支持你让世界知道真相,. 还有, 你可要好好的健康长寿啊…
润涛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ans' 的评论 :

这是你的猜测。我老家在农村,回国家里也没电脑,根本就不知道国内网络的事。

我还用百度查来着。后来才知道国内防火墙不是像闸门一样彻底封死,可以看PubMed。我回国探亲去农村,也无法了解这方面的事,根本就不知道怎么用手机翻墙看文学城。
leisure 发表评论于
你这人真有意思,博主说知不知道颜之前是否过博主的论文已经跟现在讨论的学术问题没关系了,怎么到你这就变成博主承认你的提问了?然后根据这个去证明你自己设定好的想法。建议先学习逻辑吧。不要把别人想得都跟你一样。
-------------------------------------------
ans 2019-05-15 19:49:29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哈哈,算你是个汉子,没有抵赖。我完全没有说颜妹妹对错的意思。 只是你老人家一开始就门清一切,却写下假模假式地恭维颜妹妹,实则引蛇出洞的第一篇博文,引导粉丝及好事者,安排下一步步伏笔,其用心之深远险恶,令人不禁细思恐极。。。


回复 'ans' 的评论 :

这其实没关系。科学界有科学界的规矩。就好比你说没读我的专利,你就不交专利费,司法系统是不接受的。只要文章发表了,你搞出来的跟人家的结论一样,那你就必须告诉审稿人事实。审稿人不去查,因为互信机制延续两百年了。所以,她不能拿没读过我文章搪塞。
润涛阎 发表评论于
其实就是中华文化里的“富贵险中求”、“刀口舔血”、“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瞒天过海”这类小聪明。大脑字典里没有“向善”二字。就是看准了我和皮特早就放弃了葡萄糖载体的研究,早就看都不看这领域的进展了。可在2015年的时候,文学城登了她研究葡萄糖载体的新闻,我当即就愣了。然后就搜索她的文章。她要是不出现在文学城新闻里,我真的不会知道她搞了葡萄糖载体的机理研究而出名了。
纷纷繁繁 发表评论于
说实话,我对现在发表的科研论文要求很低,只要不造假,就是好文章。前几天随手从science下载一篇文章看一下,就发现某个实验结果完全不能自洽,这个“完美”结果怎么来的也能猜出来。所以稍微吹吹牛,有意无意间不引用某个前人的发现,都是太普通的小问题了,没啥新闻效应--必须实事求是地说。
榕城狮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ans' 的评论 : 四积阴德五读书。书读再多如不求真善美, 最终还是应了那句, 出来混的总是要还的, 老阎的为人杠杠的, 十多跟读, 别说细思极恐, 只能说上天放过谁?
ans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哈哈,算你是个汉子,没有抵赖。我完全没有说颜妹妹对错的意思。 只是你老人家一开始就门清一切,却写下假模假式地恭维颜妹妹,实则引蛇出洞的第一篇博文,引导粉丝及好事者,安排下一步步伏笔,其用心之深远险恶,令人不禁细思恐极。。。


回复 'ans' 的评论 :

这其实没关系。科学界有科学界的规矩。就好比你说没读我的专利,你就不交专利费,司法系统是不接受的。只要文章发表了,你搞出来的跟人家的结论一样,那你就必须告诉审稿人事实。审稿人不去查,因为互信机制延续两百年了。所以,她不能拿没读过我文章搪塞。
realbuer 发表评论于
颜美女教授的回应此地无银,而且颇傲慢张狂,实在让人有些失望。之前对她的态度中性,虽知争议很多,但毕竟有科研结果在那儿,有时她网络上发言也有理科女接地气的可爱,可这次着实让我质疑她的科学素养。

除了给杂志发信外,阎大侠可以考虑把来龙去脉告诉方舟子,他的公众号文章会有更大的影响力。
润涛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虾米.' 的评论 :

这类文章都发表了,没有专利。没有利益。就是科学态度。本质上就是投稿人与审稿人包括杂志社的互信机制。如果审稿人或杂志社发现被投稿人骗了,那就等于抓到了违规者。
润涛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ans' 的评论 :

这其实没关系。科学界有科学界的规矩。就好比你说没读我的专利,你就不交专利费,司法系统是不接受的。只要文章发表了,你搞出来的跟人家的结论一样,那你就必须告诉审稿人事实。审稿人不去查,因为互信机制延续两百年了。所以,她不能拿没读过我文章搪塞。
润涛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cowwoman' 的评论 :

我在下面讲过了啊。这一定好做的。
润涛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围观2018' 的评论 :

你是外行。她用了两个,一个是细菌的,一个是人的。结果都是一样的。
虾米.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清漪园' 的评论 : 她提了,就不是首创的结构了,她敢提啊!也许她们低估了别人的认知能力,蒙混过关心里吧。不管颜宁怎么想和做的,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要尊重自己的工作,不让歪曲发生在自己身上。如果是我,我不会允许盗名发生在我身上,我必须申诉。况且,现在看是为老阎导师正名。那论文颜宁是第三作者,功劳都归颜宁了。所以老阎要是挑战去,功劳也是死去导师的?行规?
ans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老阎,你就清清楚楚地说一句:你是不是一早就知道颜妹妹肯定看过你的文章?这里追星大妈叔叔们虽然众多,有科研常识的也还是有的。

“颜宁为何无法反驳?看这段葡萄糖载体领域权威在综述里介绍我的模型:“The best characterized members of the family are UhpT and GlpT, both of E. coli, for which detailed topological models have been presented (29, 90, 91)

其中90, 91 两篇文章就是我在CELL和PNAS的文章。

注意“detailed topological model”

详细的葡萄糖载体模型早就建立了。颜宁还能有什么话说?她就是在稿件里不提这一点,审稿人相信了她,因为审稿人是在衍射领域而非葡萄糖载体领域。待我把这故事告诉她的同行们,那些人就一下子清楚被玩弄了,科学家之间的信任被亵渎了。”
blue6albion 发表评论于
感觉颜院知道引和不引的利害,再三斟琢最后没引,还预先想好了万一被质疑时的说辞。

要是当时Peter Maloney还活跃在学术界或她们知道R.T. Yan乃华人互联网界的一尊大侠,说不定就忍痛不碰瓷这块课题了。

施院的组建西湖大学和颜院的出走普林,我觉得都是在曲线救国为更大的一盘棋铺路。没这件事的话,施院的出任清华校长和颜院的荣归故里然后再往上爬俺都不会吃惊的。

可惜她们自己之前的贪心不足打擦边球和阎师的执着说不定把好事搅黄了。
cowwoman 发表评论于
不去考虑结果如何,不去度量颜宁团队是抄袭与否,我觉得必须给自然杂志提意见,让他们审稿人必须严格把关审稿。博主该把自己论文交上去,让杂志重新评审颜宁论文首创价值。我觉得这是必须要做的,否则这是不公正的。这是为了杜绝后人不严肃对待科学和科学杂志,做一个科学家和真正的好人该去做的。
围观2018 发表评论于
还有一个问题你用的是原核生物, 她是真核生物。这两家差别很大,也不往来。在讨论部分确实应该指出原核方面的工作,并说明两者机理是一样的。

所以我还是认为吹大了,文献引用有不足。
其实文章一发表, 你马上写信给杂志反应,表示异议。这样对她也好。
润涛阎 发表评论于
如果颜宁在论文里说:“另一葡萄糖载体家族的机理以及发表了,我们用不同的家族得到的同样的结论。”那顶级杂志是无法接收的。可以去三流杂志。
润涛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围观2018' 的评论 :

早在我经手研究葡萄糖载体之前,科学家们就可以用电脑打出蛋白质的二级结构,只要你输入氨基酸顺序即可。所有的葡萄糖载体,不论是在膜外边磷酸化还是在里边磷酸化,不论是进入跟质子氢还是钾离子相向或意向,都只有一个机理,因为都是由12跟螺旋在细胞膜里。这是颜宁用的跟我用的虽然不是一个葡萄糖载体,但机理是一样的。这是为何她得到的结果跟我得到的一模一样的原因。这早在我开始研究此课题前就是共识。如果颜宁在开始研究前就预测结果跟我的不一样,就是根据不是同一葡萄糖载体家族,那她就不够一个合格的膜蛋白科学家。事实证明,她的结果跟我的结果都是一样的工作机理。事实胜于雄辩。
fanfu002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围观2018' 的评论 :
是机理,不是结构。你用'机理'搜索博主3篇文章,包括评论。
流云飞瀑 发表评论于
从颜的回复来看,她不仅是看过阎兄的论文,而且早就想好了如何辩解的手段:一是强词夺理,误导围观群众;二是污蔑对手,把维权行为描绘成碰瓷。
围观2018 发表评论于
如SwiperTheFox所说,小颜感觉能全身而退。只有吹牛过头,文献引用不全之嫌。
时不时来看看 发表评论于
polar_bear: 人家就看你一碰瓷的,你还真跟上了。
真要厘清事实,投书原稿杂志,在自留地里吱吱喳喳,与意淫无异。

您把这段话发给您的朋友圈,如果他们问是谁说的,您问他们信不信是著名励志美女科学家美国科学院外籍院士所言。
围观2018 发表评论于
这个老阎如何评论?


SwiperTheFox 发表评论于 2019-05-15 10:49:20
阎的UhpT与颜的XylE不属于一个family
时不时来看看 发表评论于
纷纷繁繁

关键问题是这个:颜宁在2012 2014文章中声称她首先发现了那个机理,Nature相信了她,间接为她背书。她如果引用了博主的两篇文章,即使仍然只字不提,审稿人肯定也会发现她所言不实而拒绝发表她的那两个文章。"不引用”看似简单,其实是颜宁必须做的。

纷纷繁繁 发表评论于
感觉颜宁在nature 发的另外一篇文章 Crystal structure of a bacterial homologue of glucose transporters GLUT1–4 (2012)更应该引用润涛阎老师的文章。
polar_bear 发表评论于
“莫言邪 发表评论于 2019-05-15 15:32:15
人家就看你一碰瓷的,你还真跟上了。
真要厘清事实,投书原稿杂志,在自留地里吱吱喳喳,与意淫无异。 "====================================================没错儿,你们在一群门外汉面前吵吵啥孽?找权威打官司去。谁知哪只YAN先看到的。。。
润涛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清漪园' 的评论 :

她在国内的电视节目里公开讲她的团队破解了葡萄糖载体的机理。这是明摆着欺世盗名。与引用文章还不是一个层次的,因为她如果告诉审稿人,葡萄糖载体的机理早就被破解了,那她的论文是不可能被顶级杂志接收的。她也无法在电视上说是她破解了这个机理。是彻头彻尾的欺世盗名。
清漪园 发表评论于
即使颜宁读过老阎在20年前发表过的文章,借鉴了老阎的一些思路或方法,只要在reference里提一句就行了,毕竟科学家都是站在前辈的肩膀上的。她读了老阎的文章,但却在自己的论文中只字不提,现在被人告知她的所谓发现,老一辈科学家20年前就已经发现了,把自己搞得如此被动,真是聪明反被聪明误,笨死了。现在这位院士应当学习的是一句最简单不过的英文:Honesty is the best policy. 希望她学会。
纷纷繁繁 发表评论于
引用文章的时候,是引用最早的原作,还是引用一个包罗万象的综述,感觉是个灰色领域。所以我很敬佩一些文章,很认真地把一个个重要的原作都列出来,而不是引用一个综述偷懒了事,这表明了对原发现者的极大尊重。感觉不引用原作可以有几个理由:一个是单个的原作都没那么重要或者不直接相关;一个是某原作虽然阐述类似的问题,但是结论不大对;还有就是出于比较阴暗的原因--那个原作也就同一个方向有贡献,引用了它就降低了自己的文章的原创性,而越高的杂志越重视原创性。

作为一个吃瓜群众,我认为颜宁没有引用润涛阎老师的文章,至少在学术上是不够严谨的,她在微博上列举的理由也是很无力的。然后因为这是个灰色领域,估计跟nature 告状也是没有用的。
润涛阎 发表评论于
这是为何颜宁的反驳如此软弱与可怜,因为她清楚审她论文的是搞衍射的,不在葡萄糖载体领域,就信任了她是破解机理第一人,是骗局。

待审理她稿件的得知自己被耍了,投稿人与审稿人之间的互信机制将被打破,杂志也是非常爱惜自己的羽毛的。

科学是容不得欺骗的。你骗得了审稿人,那是因为科学界的互信体系已经运行两百年了。一旦被揭穿,审稿人突然间醍醐灌顶。这是颜宁恼羞成怒的根本原因。我本来是给她机会让她给我道歉就完事了,可她和她的猪队友逼我一步步走向揭穿骗局的一步。
润涛阎 发表评论于
颜宁为何无法反驳?看这段葡萄糖载体领域权威在综述里介绍我的模型:“The best characterized members of the family are UhpT and GlpT, both of E. coli, for which detailed topological models have been presented (29, 90, 91)

其中90, 91 两篇文章就是我在CELL和PNAS的文章。

注意“detailed topological model”

详细的葡萄糖载体模型早就建立了。颜宁还能有什么话说?她就是在稿件里不提这一点,审稿人相信了她,因为审稿人是在衍射领域而非葡萄糖载体领域。待我把这故事告诉她的同行们,那些人就一下子清楚被玩弄了,科学家之间的信任被亵渎了。
cowwoman 发表评论于
网友们贴了不少东西。某匿名博士砸颜宁和施一公的文章写的不错。摘一小段贴这里:

“关于施一公、颜宁的研究   来源:知乎   本人美国生命科学在读博士生,大学排名world top 20,专业排名top 20。 之所以写排名前20,是因为这样范围稍微大一些,免得有人猜出来。毕竟学术圈 很小,本人以后还想继续在这个圈子里发展。我身边有很多做结构生物学的组, 用的就是冷冻电镜,本人的研究工作也牵扯到解析蛋白晶体结构,可以算的上是 圈内人了。

此处省略一千字。。。。     

其实我想说明的概括起来就是:解析晶体结构且只解析晶体结构,是一项复 杂的简单工作,是一件体力劳动远多于脑力劳动、重复性极高且成功率不低的技 术工作。既然选择了这样的工作,就不要再把自己包装成具有深邃思考的科学大家。   一句话概括施老师颜老师的 Research:基于电镜技术的热门蛋白质三维结 构的解析工作。   科学大家可能会有很多CNS,但有很多CNS的,不一定就是大科学家。   我们的媒体喜欢造神,民众乐于拜神。归根结底,还是双膝骨骼缺钙,喜欢 跪地仰望强人。 “
清漪园 发表评论于
我虽然对老阎和cng学者的领域一窍不通,但只要读两位的博文,就能感受到二人对学问谦虚谨慎一丝不苟的求实精神。而读颜宁女士的回应博客,怔得我目瞪口呆,这不是恼羞成怒是什么?老阎和C学者从没有责备她,更没有说她剽窃,她急个啥呢?唉,名利呀名利,人品呀人品。颜宁这么年轻,又准备在美国这块求真求实的土地上发展,我怀疑,她真的准备好了吗?她明白不明白美国人的做法:首先信任你,不怀疑你诚实度,可是一旦发现你不值得这份信任,美国人就会立即变脸,从此不再信任你。如果美国的学术界较起真来,颜宁可就有麻烦了。
lulalala 发表评论于
@ccn 发表评论于 2019-05-15 13:50:56
人家颜大小姐新晋美国科学院院士,哪里看得起那些个email的骚扰? 殊不知彼阎非芸芸小人,乃是海外最大中文网站的博主第一人,早就凭超凡脱俗的智慧和文学而名震天下。这场颜阎之争好戏还在后头,老阎必胜!
----------------------------------------------------------------------------------------

海外最大中文网站的博主第一人是热点楼下中年大妈, 马屁拍错,打回重拍.
莫言邪 发表评论于
人家就看你一碰瓷的,你还真跟上了。
真要厘清事实,投书原稿杂志,在自留地里吱吱喳喳,与意淫无异。
提酒扛花 发表评论于
回复ans:你说话语气太怪了。你不会以为这样就是幽默吧?

我想老阎在颜宁发表文章后,或者至少在她获评“院士”几年前非常清楚这事了。但,老阎一直等到颜宁获得了院士后说出此事,且说的方式非常让人敬佩。看到颜宁的回复,真不敢相信:对这一“严肃”的话题,回复的太任性了,无逻辑(这点看着真不敢相信,她是搞科研的)。这不是来自自己认为的”底气“ (老阎已经说了),就是平时对人对事就一贯这样。
长看老阎文章,能多少了解点老阎。相信老阎自己会处理的非常好,这点不担心。
冥王天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紧跟着学' 的评论 : 你的油条做的不错,很想尝尝呢。
欲千北 发表评论于
楼主做的工作非常重要。我对这个领域不熟。楼主和颜宁的工作是关于葡萄糖速运动的膜蛋白载体,类似于 Gate . 照字面看应该是不耗能的吧?而离子泵是一定要耗能的吧?如果确实是这样,则差别是巨大的,颜宁的辩护就站不住脚。另一种可能是她不知道阎先生的论文,当然这个可能性很小。
旧日云中守 发表评论于
回复 'ans' 的评论 : 第一,阎先生如果是不择手段的人,当初文献一发表就去告了。第二,颜教授就算是真的没有读到阎先生的文章,那么是她查新的失误,是科学杂志编辑的失误,难道应该怪阎先生20年前在细胞上发文章吗?第三,你竟然以为颜宁比阎先生红,需要阎先生去蹭,你这咋说都是思路清奇,多读几年书再来这里发帖子吧。还有,“你的明白?”是啥语言啊?
时不时来看看 发表评论于
> 我等搞这行的专业人士来说.

博主等您颜妹妹冷静下来后给Nature发质疑信,您颜妹妹到时会亲自回答给Nature。故事已经到这了,您适当更新一下 :)
紧跟着学 发表评论于
回复 'ans' 的评论 : 你一定是位年轻后生,说话这么轻薄,不要枉度君子之腹。老阎只是用温和文明的方式,让小颜知道在科学界如何做规矩事情。你如果一直跟读润涛阎的博客,对博主人品和智慧有说了解,就不会说出如此轻薄的话。

------------------------------
老阎用心深远啊。肯定早就认定了颜妹妹看过自己的文章。
ans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时不时来看看' 的评论 : 博主说您颜妹妹搞的葡萄糖由蛋白直接带入细胞的机理就是他自己20年搞出来的。 千真万确,不是我说的。我等搞这行的专业人士来说。你的明白?
四季如冬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时不时来看看' 的评论 : 应该做!
ccn 发表评论于
人家颜大小姐新晋美国科学院院士,哪里看得起那些个email的骚扰? 殊不知彼阎非芸芸小人,乃是海外最大中文网站的博主第一人,早就凭超凡脱俗的智慧和文学而名震天下。这场颜阎之争好戏还在后头,老阎必胜!
时不时来看看 发表评论于
ans: > 搞了个和俺沾点边的东东

您还是太客气了,隔靴搔痒。博主说您颜妹妹搞的葡萄糖由蛋白直接带入细胞的机理就是他自己20年搞出来的。

俺照此结论是:您颜妹妹就是stealing,换句话剽窃。您搞明白了吗?
ans 发表评论于
老阎用心深远啊。肯定早就认定了颜妹妹看过自己的文章。 发现妹妹对自己的功劳只字不提,一开始必是恼怒万分,而后又欣喜若狂。为何?当年老子在实验室里卧薪尝胆,搞出这么开天辟地的成就,居然无一人赏识,使我老阎埋没乡野。眼看几十年转眼即逝,难道就要带进坟墓不成?谁曾想,名满天下的颜妹妹居然搞了个和俺沾点边的东东,真乃天助我也!此时不蹭网红,更待何时!且慢,不能操之过急,须得这般这般。。。
这才有了老阎第一篇恭维颜妹妹的博文,将自己拉入话题,顺便提一句妹妹肯定是没有看过我老人家的文章的。。。自有好事者。。。
果不其然,颜妹妹中计了哈哈
bl 发表评论于
还真有这回事?
valore 发表评论于
支持你!
润涛迷弟 发表评论于
阎大哥,请继续深究下去。
不求名利,只求真相。
我不是不懂 如何能帮到你,不然我自己也会想办法 “举报”她!
魏薇 发表评论于
跟读阎博士有关此事进展的博文
我生活着 发表评论于
支持阎兄适当的时候用实际的行动来教教年轻的科学家先学会做人。
油人队球迷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今天休假, 在海边. 追你的"博客"剧, 是最好的放松休闲娱乐方式之一. 和几位读者互动了几条回复, 绝无灌水之意. 刚刚看到椅子边上有几只蚂蚁在追逐客人喝完椰子水后掉在地上的几滴葡萄糖汁, 想知道哪位是"最杰出"的呢? :) :)
SCNC 发表评论于
我们20年前的国内导师很有名。国外很好的杂志要他写宗述。他老了。就让我们写。我们后来出国了。宗述一字没改就给师弟拿去放第一作者来申请学部委员了。哎。确实。对我们也没用。出来了。就随他们去了。
cowwoman 发表评论于
自己照前人启发发明东西的用词叫inspired。别人照自己启发发明的东西叫Plagiarized。还是请专家们介入比较好。
绝对运动 发表评论于
我不是这行的,也不知小颜。老阎这倒是常来学习。
强烈建议老阎给自然写信。《论语宪问》以直报怨,以德报德.我理解“直”就是做应该做的正确的事。放老阎这就是写信。
过而不改,是谓过矣。《论语>> 老阎不写信,自然就一直不知。所以放任自然犯错是不好的。

SwiperTheFox 发表评论于
阎的UhpT与颜的XylE不属于一个family

颜宁在自然杂志的文章里做的是XylE的结构。这个蛋白与阎的UhpT的同属于Major Facilitator Superfamily. 颜宁在自己的文章引用了Major Facilitator Superfamily的一篇综述。 这篇综述是免费的, 见下.

http://www.ncbi.nlm.nih.gov/pmc/articles/PMC98904/pdf/mr000001.pdf

Major Facilitator Superfamily.  一共有17个families.  一眼看上去, 每个家族都有几十到上百个蛋白。 颜的XylE属于第一个家族。  阎的UhpT属于第四家族。颜在介绍这个Superfamily的基本结构时引用的这个综述。 你也许要问, 为什么颜宁不直接引用阎。

第一, 这篇综述一共91篇文献, 颜宁不可能全引。

第二,与颜宁做的关系最近的是XylE, 要直接引也应该引XylE或是第一家族的蛋白结构功能的研究而不是第四家族或 阎的UhpT。

我还在继续读,会有更多细节报告。
玫瑰花香. 发表评论于
对不起还没有看老阎这篇博文,一看才发现博文里已经有颜的微信号了,我是真的没看见自己上微博找的。
鲁钝 发表评论于
细胞膜泵和葡萄糖载体的确有相似之处,其实这也想得通。自然选择成就了细胞用最简洁有效的方法吸收能量和营养,所以,无论是葡萄糖,还是钠离子,进出细胞膜的方式都相似。
油人队球迷 发表评论于
回复 '玫瑰花香.' 的评论 : 已经看到或者闻到臭豆腐了, 还一定要去试着尝一尝吗? :)
SCNC 发表评论于
又不是老闫一个人碰到。我们还出了宗述。而且全是20年前自己写的。最后还不是給国内的人拿走。他自己放第一去审请学部委员。且成功了。
玫瑰花香. 发表评论于
顺藤摸瓜,找到了颜宁微博,微博名:nyouyou,大家都去关注一下吧。
紧跟着学 发表评论于
回复 'Noahh' 的评论 : 你没看出来阎先生的方法非常温和,是在保护这位年轻的女科学家,给颜宁一个机会,自己到Nature杂志主动说明她的研究成果和二十年前的Yan-Maloney模型是一致的。

----------------------------------
要是学术腐败,应该给杂志澄清,要求改正或道歉,在文学城上让外行人评价不靠谱。
油人队球迷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海笛' 的评论 : 如果她一开始就不是“这么好的一个女科学家”, 而是和靠韩生物学家或者韩作家一样的套路成名的网红, 是不是逻辑就好理解了? 三十岁看到老嘛
海笛 发表评论于
回复'海笛':。。。"不被信任"
绝对运动 发表评论于
老阎威武。关键是小颜的论文是导师送的吗? 我上大学时一个导师将自己的书挂名其笨儿子。结果笨儿子成北大教授。前年回国听说笨儿子趁招生天规则女学生。我吐。
老阎曾打假韩寒。要是老阎把小颜给打假了,那绝对威武。不过很难。
别计较了。打假骗子国没意思。遍地都是骗子的地方君子没复活。
SCNC 发表评论于
问题是没有国内的人相互帮忙。老闫就是发同样的文章。也不会上nature杂志。
海笛 发表评论于
觉得公正迟早会到来,但可能咱海华擅长的一个东西又要从此不被不信任了。
海笛 发表评论于
全民上下娱乐至死,微博几十万级别的都是有团队,无论政治 科研或明星。现在奇虎难下。
想起前几天还刚刚看过她的激励女孩子要追随自己内心的视频,感觉可笑又悲哀:到底是什么毁了一个这么好的女科学家?
油人队球迷 发表评论于
幸亏读了老阎关于贺博士基因改造的文章和了解了崇拜基因这个概念, 不然的话, 上周肯定止不住开始对普大女神崇拜模式了:)
北佛风光 发表评论于
回复 'cng' 的评论 : “我过去做的都是冷门课题,所以写文章时如果看到其他题材方法思路类似的,都有他乡遇故知般的感受,尽力给予引用。 ”

哈哈,虽然不在同一领域, 大家做科研发文章的基本做法都是一致的, 重要成果抢首创是很关键的, 早发表一天也许就决定首创所有权。 别人已经发表的同样结果, 自己跟着做即使有新颖改进的部分, 也只是炒冷饭了。

科研史上确实有不同作者独立研究几乎同时得到了相同的成果, 这种情况下只能荣誉共享了, 同行里自有公论。 若是相同成果差了好几年, 那只能是首创者独享名誉了。

目前颜宁能做的, 是得想法说明她的团队得出的结论和Yan-Maloney所得结论不同, 或者说Yan-Maloney的结论有重大缺陷。 若是证明不了这个, 那只能是明知二十年前已经有相同结论, 瞒天过海抢别人的成果了。
海笛 发表评论于
更加敬佩阎先生了!
油人队球迷 发表评论于
回复 'Noahh' 的评论 : 外行人不是律师, 但是合格的陪审团成员. 建议去读读博主关于陪审团定案的文章. 建议啊
secuncle 发表评论于
阎博士在科学上探寻真理的精神可嘉, 在这一点上我很支持你!

所以你不应该反川,川普是倡导公平平等的,包括科学研究领域。你支持学术公证,相信MAGA群组200位群众大多会支持你。
lin13590 发表评论于
有空到颜博的微博看了下,看来在进行着将阎博打成民科的节奏。
油人队球迷 发表评论于
这真是应了博主说得:真实的生活剧远比影视编剧写出来的更精彩. 老阎在第一篇科普文章里用了太多对某博士的溢美之词. 这个博客大部分的读者又是非常信赖博主的陈述, 所以把某人想象的成了女神级别的人物. 现在看了, “实乃红尘一女” 是为准确评价.
岂无此理 发表评论于
“我们为什么能赢中国,因为美国的华人更聪明”,川普说的,哈哈。
Noahh 发表评论于
要是学术腐败,应该给杂志澄清,要求改正或道歉,在文学城上让外行人评价不靠谱。
鲁钝 发表评论于
越来越有意思了,看看结局会是什么样,好戏在后头。
HBW 发表评论于
运动员与运动员之间没有必要交流。要找裁判才是。
cng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北佛风光' 的评论 : 我过去做的都是冷门课题,所以写文章时如果看到其他题材方法思路类似的,都有他乡遇故知般的感受,尽力给予引用。

当然,我的东西不是“攻克世纪之谜”,离NATURE ARTICLE是32杆子都够不着,所以没有利益考虑,纯属尊重他人劳动,何乐而不为。
SCNC 发表评论于
我劝你还是不要去自找麻烦了。这些都是有国家的支持的。特别是这打仗的时候。
北佛风光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可惜的是:颜博士的论文结论恰好证明了Yan&Maloney的研究结果。所以,颜博士没敢告诉《自然》审稿人真相。这使得颜博士只能用如此无力地、很可怜地反驳方式---用张冠李戴的战术继续糊弄读者:把钠离子膜泵的机理模型拿出来反驳。这跟她本人对葡萄糖载体机理被她揭开对科学贡献的定性,在逻辑上是相悖的。颜博士搞的不是钠离子泵,而是葡萄糖载体,而葡萄糖载体的机理模型已经发表过了,跟她自己发现的一模一样。如果不隐瞒真相,那就需要告诉审稿人:颜博士团队的研究只是用另一方法证明了Yan&Maloney 发现的葡萄糖载体工作机理是正确的。”

阎博主是个真正搞科研的专家, 严谨态度值得赞赏! 这些年受国内风气影响, 不少新一代科研人员的基本素质都下降了, 不懂得要尊重别人的科研成果。 发文章对相关性强的同类结果需要给足credit, 何况是别人已经做出完全相同的结果。

若是颜宁论文中提出的葡萄糖载体机理模型论证办法便于推广, 她的贡献也是有的。 不过这和有意忽略Yan-Maloney工作的性质是完全不同的。

继续关注事态发展!
SCNC 发表评论于
现很多权威杂志都有很多中国国内的篇辑。他们都互相帮忙发认识的人的文章。国外的人反而难发。彼此的
紧跟着学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冥王天蝎' 的评论 : 大赞,做学术研究就别遮遮掩掩,直接指出也是教育这些年轻后生,按规矩做事做人。其实做正确的事情,最后还是会得到大家的尊敬。好的学术风气是要有正气的人带起来的:)))
风水纵横 发表评论于
尽管我们是十六杆子也打不到的专业但非常希望看到最客观最公正的结论。这是一个理。
期待!
旧日云中守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冥王天蝎' 的评论 : 城里一帮大师啊!真牛!
SCNC 发表评论于
你不是一直反川的吗。老川不是一直反对国内的人偷的吗。现在你如何看。
紧跟着学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太好了,就等您这句话了。你是最适合也是最准确描述这个理论的人。 其实你处理的很温和,给颜宁机会去大度接受这个前辈已经提出来的理论,如果她有谦虚的态度去主动认可和说明,是双赢,皆大欢喜。

---------------------------------

由我来写。等颜博士身体好了思维正常了我就写。
冥王天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我一直在关注你这件事。可以考虑给颜宁的那篇关键Nature论文写个合适的Comment让Nature发表。需要先联系下Nature的Editor,看看Editor什么建议。顺便说两句题外话,以我做科研以及审稿多年的经历,发现不少华裔学者(尤其是中国本土的学者)有故意不引用华裔文章的习惯。明明知道,却故意不加引用,心态很复杂。我在审稿报告中,经常直接指出,如果是你自己的结果或模型,就说清楚是自己的;如果所用结果或模型不是自己最早发现或提出的,作者就该引用以前的相关文献。希望通过此事,让更多年轻学者接受这一血的教训。
歪伯 发表评论于
恼怒、偷换概念、狡辩...真善美荡然无存!即然小颜不真,你老阎就不要太“善”,一定揭穿她,把美给我们留下!不过老阎你的信,我看顶多能达到惩前效果却毖不了后。在国内的科研环境熏陶出来的人,哪有不功利的。国人的逻辑思维能力,只能做个很好的工匠,提出开天辟地的理论创新,没有哲学思想思维在里面很难。国内很少理科人学点哲学,逻辑学,反而都是文科生在搞这些。
河边儿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时不时来看看' 的评论 :

赞“时不时来看看”网友!
河边儿 发表评论于
阎先生在博文中的形象,一直是追求真理探求真相是主要的目的,这也是社会里大多数的人心所向。

前面揭穿韩寒等的局,到了这次,建议阎先生不能因为涉及到自己的利益而迟滞追求真相的行动,即便自己不为名利所动,但对老师maloney,也负有责任去争取公正的评价。建议阎先生或者有相应能力的人去联系自然等相关机构。


颜宁的反应从逻辑上阎先生已看的很清楚。

即便是行外人,从common sense上,颜宁行文中的明显的恼羞之态,此地无银的急切否认,顾左右而言他的似乎有意的混淆,都能感觉到背后有着比表面字面意思更深切意味。是有下意识地动机的。

润涛阎 发表评论于
由我来写。等颜博士身体好了思维正常了我就写。
时不时来看看 发表评论于
只要能准确说出问题所在,博主或别人都行。
timlz70 发表评论于
现在搞科研的,特别是国内的,老老实实做人,踏踏实实做事的太少了。争名逐利本无错,但要讲究个方法和尺度。否则迟早会应了阎先生常说的那句话,早晚是要换的。这件事可能很快就过去了,也不会有什么结论,但也彻底暴露了一个人的人品。阎先生跟这种人活在不同的层面上,跟她太计较反失了身份。
时不时来看看 发表评论于
只需要给nature@nature.com一封电邮即可,指出颜2012 2014 Nature文章严重遗漏1993 Cell 1995 PNAS文献,其所称“葡萄糖转运机理未知”为错,两Nature文结论与两遗漏文一致。做这事是在帮颜回归自我。

http://www.nature.com/nature/for-authors/matters-arising

If the submission serves only to identify an important error or mistake in the published paper, it will usually lead to the publication of a clarification statement (correction or retraction, for example). Please contact nature@nature.com for these cases.
ran168 发表评论于
是时候要向Nature问询了。是以阎生作为其原理的发现者,还是以读者的身份更为恰当呢?
紧跟着学 发表评论于
回复 '灌水三千' 的评论 : 作为一个科学家,博士生导师,他们对自己要求和大众对他们的要求必须品学兼优,是要教书育人的。传授知识和培养年轻一代科学家的同时,也要言传身教给他们对待科学公平公正态度。老阎在科普的同时,也点出了大家认可的按科学规矩办事的态度。
旧日云中守 发表评论于
回复 'cng' 的评论 : 城里老阎以外又一位逻辑大师!牛!
紧跟着学 发表评论于
回复 'cloudhk' 的评论 : 国内教育的悲哀,只要成就,不接受事实和不听别人的声音。去读一读丘成桐对中国教育的评论,让人痛心但一点不言过其实。我周围很多做学术研究的,和国内多少有些联系。遇到国内很多人要学术名声又要政治地位,就是各种大骗小骗,明着暗着要文章挂名,一流大学的风气可能还好一些,但现在国内大学钱多啊,可以撒,有官职就有机会买+骗学术文章。
灌水三千 发表评论于
回复 '紧跟着学' 的评论 :

完全同意您的看法。

颜要做科普宣传她的成就,这才是个最好的机会,比如;

如果说前人老阎发表的模型是错的, 那么我们的模型改正了哪些错误,
如果不错, 那么我颜宁的模型好在哪里,在哪些方面加深了认识,提供了老阎所不能知道的结构信息。

如果她只是网红, 大可随意发表议论,我们自不会评论她的所说所为。
可是她不该忘记她首先是一个科学家, 发表文章在顶级杂志,对年轻的学子是有影响的, 在科学问题上她说话做事真该十分谨慎才好。

相信老阎也不在意谁先谁后的排名, 只是对她不按科学界的规矩办事感到很不爽。
旧日云中守 发表评论于
人家说“碰瓷”,“八杆子打不着的科普博客作家”,言外之意借她出名而已,她真不知道天高地厚,催熟剂炒作出来的果子能跟阎先生躬耕十余年长成的大树去相比吗?是非自有公论,我是搞不明白,自有大把明白人。
cng 发表评论于
颜院的回应,倒是澄清了一个疑问,那就是她看文献是很细致的,连50年前的不同类膜通道机理都贴出来了。

那说她漏看了你20年前的文章,就不可能了。既然看过,就肯定能认识到两者之间紧密的联系。看到而不直接引用,而是把他们雪藏在1998 PAO ET AL的综述文章里...
紧跟着学 发表评论于
颜宁用钠离子的图来证明她想到喇叭口和Yan-Maloney 模型无关,这听起太有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感觉!可她发表是葡萄糖转运机理论文不是钠离子机理。她现在知道了葡萄糖载体机理,是Yan 和 Maloney第一次发表的,就应该承认和尊重前辈的成果。这里在美国做科研几十年的学者,都知道做科研不容易,苦思冥想和大量的推算实验,有时是错的,或者发现别人已经做过了。在别人已经做过的东西上你再添砖加瓦,再有新意都很难上一流刊物。但做学术研究,如果参考过别人的学术文章,和多少无关,在自己文章的Reference里面都必须提到,或者知道别人比自己提前解决了学术问题,必须接纳认可,这都是大家在美国自觉遵守的学术道德。

颜宁在她微博对此事的态度,和我们真的有代沟了。我周围人对学术谦虚严谨,对科学研究公平公正的态度,在颜宁的文字里看不到。看到的是任性和随性。 希望有合适的方式,美国该领域的学术界对这个发明葡萄糖载体机理的先后次序有一个公正的评判。
cloudhk 发表评论于
翻了翻她的微博,她比任何人都希望赶快翻篇。看过她的微博,设置成一般人无法评论,显然有准备。好失望,对人性又失望了一次。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