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快三倍率:二姐的车祸和老爹的眼泪 | a56c.com

二姐的车祸和老爹的眼泪

打印 (被阅读 次)

二姐一家大年三十回老家途中,车子被闯红灯的吉普车从侧面撞上,二姐喊了一声二姐夫救她,就没了气力。自己后来说还模模糊糊记得可能在手术室,小护士犹豫着咋样脱她衣服,她眼都没争马上说剪,就再也不省人事,直到手术后醒来。

大姐夫接到已被吓坏的二姐夫的电话时当机立断,叫二姐夫让救护车到离出事地点还不算太远,技术好一点的邻市医院,又找到院长打电话让在全国挂名的,全地区最好的,刚好在医院宿舍家里的肝胆科专家赶在救护车到来之前在手术室门口等着,救护车一到,马上X-ray,输血开膛。后来说如果再晚10分钟,即使二姐战斗力求生欲再强,医生手术再高,也无力回天。

在卫生系统,二姐本身是她专业的持有证书的全国专家。这么多年兢兢业业,踏实为人,也赚得了好名声,单位和朋友都出面为她请专家到当地会诊出策。可在那个市医院呆了两个星期后,即使过了好几个生死关口,但形式还是非常不乐观。经过反复权衡,医院派了医生和护士用救护车送回省城医院,各科专家群策群力,慢慢度过了危险期,渐渐恢复。

二姐刚进手术室,家里人觉得只要能保命,咋样都行。真是二姐命大福大意志坚强,全身换了好几次血,鬼门关走了好几趟,受罪无数,除了丢了脾外,奇迹般没留其他后遗症!在手术室,医生去掉了脾脏,把碎了的肝脏用纱布包起来让它恢复。为了恢复得好和快,医生并没有真正止疼,可以想象去纱布和其他操作时时二姐所受的罪。整个住院期间,二姐很少咋呼,护士和医生都说她是他们见过的最坚强的病人,二姐后来说咋呼又能帮啥?

二姐住院期间,大姐大姐夫想尽一切办法不让父母知道真像,生怕老妈上火生病。各种借口都用完了,实在掩瞒不了时,也只告诉他们说撞断了腿。二姐回省城后大姐跟着去照顾,也是找各种理由不让他们去。 老妈平时挺听大姐安排的,可这次时间太长了,老妈也觉得不对劲,就耍起性子,死活要去看二姐。大姐没法再拖了,就在老妈老爹去时,并没让他们多呆,用单子遮住二姐上身,可被大铁钉穿破的,高高吊起的,用以拉伸骨盆的膝盖骨却遮挡不住。父母还真是老了,看了后觉得二姐的腿是伤得不轻,也就不再他想了。父母并不知道,医生当时吊腿的策略是:主要救内伤保命,不考虑外伤,多做手术身体受不了,让肋骨和骨盆自然恢复到啥样子就啥样子,瘸了拐了也都无所谓。

二姐恢复以后的很长时间,老爹从亲戚口中偶尔得知二姐断了12根肋骨,骨盆碎裂,肝脾破碎。知道真相后接我哥和我的电话时,都哭的说不出话来 “还是我们有福气,祖上没杀牛(OU)!要不我就没有女儿了,你们也没有姐姐了。”那也是我第一次听到老爹哭。和外甥女谈起这事时,老爹也非常感恩“还是我们有福气,要不我就没有女儿了,你就没有妈了。”

二姐住院时,家里人主要精力都在二姐身上,根本没有考虑其他事情。国内情况比较特殊复杂,对方司机先下手为强,上边找人鉴定,只负担70%的责任。大姐大姐夫就劝二姐夫认了,只要人活着,其他事算啥?!后来算来算去,那老头没从自己的腰包掏,索赔所得是保险公司的上限。用大姐的话说,那么大岁数了,肯定也不是故意撞,他不掏钱包,我们也活着,也就算了,没必要再较劲生气上火的了。人只要活着,那点小钱算啥!

二姐住院期间,二姐夫全力伺候不算,大姐大姐夫成了主心骨,里里外外掏心掏肺。大姐夫后来开玩笑说,你大姐平时这疼那疼,可那些日子,晚上陪床,白天回家带饭,真没喊一声累。二姐回省城后,哥哥也回国送饭看护了几个星期。我还真没帮上忙。二姐在ICU时,正赶上Release,和当时的头请假,头说如果你姐姐真的有事,回国没问题。如果稳定了,你还是等Release完了再走,她也不是没丈夫。之前因为凑假期回国照顾做膝盖手术的老妈,我刚和前面的头闹过矛盾,升职时被卡,这个新头和刚走的头是朋友;大姐也一直不要我马上回去,觉得我回国不敢开车,进出医院还要人送人接的,也是麻烦。大姐说等出院恢复期她回家,我回国赔二姐做理疗。可等我回国后,发觉国内的恢复理疗并不配套,也根本没有什么理疗可做,只是把老妈带回老家。直到今天我都比较心亏。

二姐在ICU里时,心肠善良的二姐夫在外边不顾不管地嚎啕大哭了了好几次;二姐说多亏我没事,要不你二姐夫他会持有罪恶感一辈子。二姐出院后,他们买了沃尔沃,二姐夫只让二姐坐或开沃尔沃,自己开现代,说二姐那身体再也受不第二次碰撞了。

现在偶尔周末和二姐视频,二姐总是在电脑前聚精会神地写些什么,努力刻苦精神一点也不减。

知足常乐笑口开 发表评论于
回复 'xiaxi' 的评论 : 她们绝对模范。
xiaxi 发表评论于
感人!你有两个好姐姐!
知足常乐笑口开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西雅图登山' 的评论 : 谢谢,我们家二姐心特大,特能替人着想。大姐更是。
知足常乐笑口开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高枫大叶' 的评论 : 真理
知足常乐笑口开 发表评论于
回复 'Jennifer2000' 的评论 : 谢谢。我们有时也讨论这个问题,姊妹们发展都差不太多时 好办,如果发展有太大差别,时间长了,就容易出问题:帮急容易,帮穷难。我们家真幸运。
知足常乐笑口开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清漪园' 的评论 : 谢谢,二姐却实是少有之人。
清漪园 发表评论于
LZ一家人浓浓的亲情令人感动。二姐坚强!
Jennifer2000 发表评论于
一家人同舟共济,感人。
我家人以前互相帮忙,后来互相抱怨,很少来往了。
高枫大叶 发表评论于
看样子要买一个耐撞的车子
西雅图登山 发表评论于
祝福她!佩服她有一颗宽容的心。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