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快三倍率:咖啡情缘 | a56c.com

咖啡情缘

从上海到西雅图,从新闻采访到中文教育,唯一不变的是对文学的热爱。爱读中英文好书,爱听古典音乐,爱看惊心动魄的影视剧,爱美食,爱烹饪,这一切都融入笔端,和同人切磋。
打印 (被阅读 次)

中国文人讲究喝茶,自陆羽以下,嗜茶者无数,善品茶者也颇能说出其中奥妙。而咖啡作为舶来品似乎就没有那么富有书卷气了,有点像旧上海作为殖民地亦步亦趋模仿外国风格。周立波自称“喝咖啡的”,原意大约是想标榜自己的洋气,但是更多人觉得好比“上海瘪三”自吹自擂。就是在国外也有同类意见,英国人就一向把茶奉为高雅的饮料,如斯汀那首《英国人在纽约》的歌劈头就是:“我不喝咖啡,我喝茶,亲爱的。”

我生于在中国比较封闭的时代,长于上海附近的小城市,咖啡这玩意儿开始是听妈妈讲故事,她大学读过的巴尔扎克小说里提到贵妇的沙龙里喝咖啡,觉得洋气扑鼻。最初喝到类似咖啡的山寨货是纸包着的咖啡糖块,热水一冲,甜味胜过苦味,有点尴尬。后来看到《围城》,才知道这种本土咖啡在三十年代的穷乡僻壤早已有之。

到了启蒙读书时,开始有铁皮罐密封装的“上海牌咖啡”。是磨碎的咖啡粉,家里就用长柄的牛奶锅煮开,然后也不用滤网,就沉淀一下,倒出黑黑的汁液,扔去渣滓。这咖啡既浓且苦,一般人不敢直接入口。我家是加了热牛奶和糖,做成法国人所谓的“
café au lait” -- 奶咖。这种煮法在上海其实流传久远,我公婆家,我小外婆家都在上海,一直到现在去做客,他们都是煮原装咖啡,只是咖啡品种高级了,大多是外国进口的,就连上海牌,都改头换面,出了很多新品种。

当然会有人觉得煮咖啡太麻烦,于是速溶咖啡就应运而生了。到了八九十年代,雀巢咖啡的广告铺天盖地而来。电视里、电台里整天是那首腻得像糖和咖啡伴侣加得太多的咖啡一样的歌曲:“啊--从什么时候我们一起享受这份情意,在这温馨世界里,陪伴我们--是雀巢咖啡。”然后还要嗲嗲地加上一句广告语:“雀巢咖啡,滴滴香浓,意犹未尽,味道好极了。”最后尾音拖长,袅袅不绝。
 
说实话,雀巢和麦氏等速溶咖啡除了快捷方便,在当时中国大陆寥寥可数的选择中,味道还是不错的。我上大学时为了写作提神,桌上永远有一瓶雀巢咖啡,一瓶咖啡伴侣。听说我就读的外语学院有位著名教授有咖啡瘾,天天喝雀巢,一个月要消费一斤白糖。我住宿,就买盒装方糖,每一大马克杯一汤匙咖啡,一汤匙伴侣,两块方糖,配方相当固定,打乱了比例就觉得口味不对。

那时候咖啡店也开始在上海兴起,良莠不齐。听说过小咖啡店用万年青饼干配速溶咖啡的笑话,也领略过外滩边外国人聚集的咖啡店所售冰淇淋咖啡的昂贵。我的上海岁月,和咖啡密不可分。

九十年代末,我来了美国留学,第一次尝到咖啡店的espresso,惊为天人。说起来还闹过笑话,我跟一位美食达人说:“我觉得速溶咖啡就挺好喝的啊!”被他赤裸裸鄙视了,马上就带我去Berkeley的Caffe Strada体验手磨咖啡,非逼得我认错不可。看到一位新闻学院的同学写的星巴克在中国遍地开花的报道,才知道国内和国际已经在咖啡文化上接轨了。

我不算星巴克的拥趸,它的咖啡我从来觉得太甜,或者奶太厚。离家不远的地方有一家Urban Coffee Lounge,咖啡制作精良,barista们都是俊男靓女,光顾的客人不是穿着得体的中老年人就是充满青春活力的上班族。我有空就去坐上一阵子,翻阅带来的《纽约客》杂志,最妙的是经常看到别人手中捧着的书的封面,回去查一下,很多时候就是我的所好。这家店不仅咖啡好喝,还有一粒粒装在瓶中的咖啡豆零食,苦中带甜,咖啡香在舌尖萦绕不绝。虽然瓶子上有个标签:“每杯咖啡仅限一颗”,但还是常常看到有馋嘴的顾客抓起好几粒离开。店里供应的甜点是季节性的,我最爱秋天的梨派,清新的果味和奶酪的醇厚正好配咖啡恰到好处的苦涩。

今年,终于在我喝咖啡的日历上划了一个大大的记号。我先生给在家工作的我买了一台Breville半自动咖啡机,可以制作意大利式浓缩咖啡。他手把手、一步步耐心教我磨咖啡豆、蒸馏咖啡、打奶泡,做出我最爱的卡普奇诺。我也不负他的用心,手艺日渐熟练,以至于后来居上。我尝试过几种咖啡豆,来自非洲的带着热情鼓声,印度尼西亚的有海风的滋润,巴西的摇摆出桑巴舞的节奏,哥伦比亚的有丛林般的色彩。但是最后我还是和当初一勺咖啡、一勺伴侣、两块方糖一样固定了自己的口味,选择了最家常,最中庸的Dunkin Donuts medium roast,就像一个游客走遍了世界,回到家里才心安。

早晨,在我的计算机前,我会依靠一杯手磨咖啡、一块自制小点心提起一天的斗志。周末,我会懒懒地在咖啡香中醒来,听先生在楼下为我磨咖啡的声音。我不需要茶的高雅,我只眷恋咖啡的“岁月静好,现世安稳”。
 

zhuc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柳师枞' 的评论 : 是,我正午以后就不能喝咖啡了,否则整夜失眠。有时我就会喝红茶,Victoria Island的Empress Hotel的Fairmont Hotel Afternoon Tea。曾经在那个旅馆享受过一回下午茶,点心印象一般,茶非常好喝,就常年囤着了。
柳师枞 发表评论于
Morning coffee afternoon tea,英式正解。
zhuc 发表评论于
回复 '红米2015' 的评论 : 谢谢如此仔细阅读。改正了。
红米2015 发表评论于
roast:)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