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快三倍率:Walking 途中找乐子 | a56c.com

Walking 途中找乐子

我用博客人记录我的心情, 欢迎你来分享.
打印 (被阅读 次)

周末去水牛河走路几乎都成了routine了 – 每周六,日我们都会去Buffalo Bayou沿固定路线走上一大圈,只是每次选择开走的时间不尽相同。这个周末太阳极其火辣,临近中午十分户外几乎到了104华氏度。顶着炎炎烈日,我和LG又来到水牛河进行我们的周末常规活动。虽然气温很高,但这时候走路也不乏好处:人少 – 整个公园的人行道上几乎没什么锻炼的人,我们不用经常变换队形给别人腾地方;自行车少 – 自行车道上也是空空荡荡,两路交汇时我们也无需小心躲闪;最幸福的是,狗少 – 虽然城里的狗大部分都能对路人目不斜视,但总有那等例外的见人就扑,挡都挡不住。现在好了,连狗的影子也见不到!

一鼓作气就完成了一半的路程,和平时一样我们在中途一个餐厅门前的水池前休息。说是水池,其实里面的水也是和水牛河相连的,所以也应该算是活水吧。每次坐在这里的树荫下给自己补充水分时,我们都能看到清澈的水中三三两两地游着大小不等的乌龟(或者是甲鱼也说不定),偶尔冒个小头出来,随即便迅速游开。每次我们只是安静地坐在那里,随意看着水中忽隐忽现的小脑袋。那天,我忽然想起包里好像有一包海苔烧的饼干 – 莫名觉得那浓浓的海苔味儿小乌龟们应该会喜欢。于是撕开包装,把饼干掰成小块,我试探性地将其中一块抛到水中。

饼干入水的那一瞬间就开始剧烈地颤动起来 – 一大群小鱼同时向饼干发动猛攻。如果不是因为今天喂食,我从来不知道这水中原来还有这么多的小鱼,平时都藏在什么地方?不知是饼干的气味还是因为鱼群的震动,乌龟们也开始向有食物的地方聚拢过来。我赶紧趁势又丢了几小块饼干到水里。

大大小小的乌龟向我游过来,数数大概有六七只的样子。

这些乌龟长的都不一样,应该属于不同种类。小的乌龟根本抢不过鱼群,只能等它们散去时吃点剩的渣子。大一点儿的乌龟能把小鱼们拱走,之后把大块儿的饼干碎一口吞掉。尽管能吃,我发现乌龟的视力好像不太好 - 我有时候把饼干碎直接扔到它们的面前,而它们却视而不见,直等到小鱼们来争抢,或者过上一会儿才对面前的食物有感觉。反映最灵敏的是这个大家伙,食物在它面前几乎立刻被消灭,扔一块,吃一块。它还特别善于和别的乌龟抢食 – 直接一爪子扒拉开对手,然后一口将食物吞掉。

看看,这家伙正伸着脖子准备吃呢。

这里的乌龟虽然长相各异,但有一个共同点:它们的尾巴都是尖的。我家LG说这种尖尾巴的乌龟是会攻击人的。从前我们去Virginia的小马岛时也听别人说过这样的乌龟能把人的手指咬断,所以要格外小心。

我正喂的高兴时忽然听见后面有说话的声音,吓得我赶忙站起来,衣服全粘在身上也顾不得整一下 – 怕别人指责我这样做不对,然后对着我blah,blah,blah的一通教训。站定后回头一看,只见一个白人妈妈带着一男一女两个胖嘟嘟的小娃娃朝我走过来。小娃娃们很快就成了我的同盟 – 我喂食,他们坐在水池边看小鱼和乌龟吃食。小哥哥不过五六岁的样子,看到鱼群争夺饼干时深沉地说了一句,“They are fighting for food because there is not enough food for them。” 太成熟了,我心里感叹,我像他这年龄时哪里说的出这么有哲理的话啊。

食物喂完,我们便继续走路。

喂乌龟真的很有意思,我有点儿欲罢不能,所以决定第二天再去喂它们,不过这次带了更多的食物 – 我忽发奇想,想测试一下乌龟更喜欢苏打饼干,旺旺仙贝,和海苔烧这三种饼干中的哪一种。LG预测只要有吃的,它们都会一拥而上。但经过我的测试,它们好像更喜欢有海苔味儿的饼干。无论如何,它们最终把我所有的饼干都吃完了。

这些小东西着实我们的walking平添了不少情趣,让我连续两天心甘情愿地在大太阳下暴晒(凉快的时候这里乘凉的人太多了,我不好意思喂。。。呵呵)回去的路上我心里想着,我们真是走到哪儿喂到哪儿 – 我们在纽约上州的湖边喂过天鹅和海鸥,当时还引起两种鸟类间的争斗;在动物园喂过鹦鹉,猴子,狗熊;在海洋世界喂过海狮;在水族馆喂过电鳗;在ranch喂过斑马,鸵鸟,羊驼,各种的羊和鹿;在cruise时喂过孔雀。。。现在搬到了南方又开始喂乌龟。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水里游的几乎都吃过我们的东西。尽管曾有人告诫过我放养的动物不应该随便喂食,比如自然的天鹅,鸭子,亦或是这次碰到的乌龟,但是这种互动的乐趣让我实在难以抵挡。好吧,喂乌龟的活动就到此为止,因为我已经得到了足够的享受,要继续向前寻找新的快乐了!

牧童遥指 发表评论于
回复 '与咖啡作伴' 的评论 : 好的。
与咖啡作伴 发表评论于
文章还是写得好,不过还是不要给这些小动物喂食了,他们有他们该吃的食物,不要为了好玩引起动物们的身体损害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