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快三倍率:无书可读,除了.... | a56c.com

无书可读,除了....

打印 (被阅读 次)

好寂寞,在国内这样一个大都市里,对像我这样一个不喜逛商场不喜钻饭馆的人(本人厨艺高过70%的街头小馆),日子真要有多无聊就有多无聊。键盘上敲了几十行Python后,心里终于空茫到极点,哪里可去?

逛书城吧,这个超大书城,坐落在一条颇有点名气的文化街上,路上走的时候,路过一个旧书店,有大量极好的旧碑帖,在最里面一个架上,竟有几排英文书,大多是King 等名家作品,可能是从本城工作的西方人那里搜罗来的,称斤卖,30元一斤。我看中一本 David Mitchell的 Cloud Atlas ( 云图),估计差不多一斤吧,但想到拿着进人家书城不方便,打算回来再买吧, 可是忘了。 

兴致高高进了五层的偌大书城,确实琳琅满目,一进门是个长条桌,摆放着有关党建和学习思想辅导之类的书籍,想想还真是,哪家店不是将销路最差或要清仓的货堆在门前? 后面一个桌上是各种投资经商理财的书籍,书名和封面设计大多引人,有些译作,大部分是国内作者。再后面是名目繁多的个人或职场心理学或企业市场心理学之类书籍,多以面目可疑的洋人名字命名的心理学"理论"为标榜。

 再再后面大量鸡汤牛肉汤励志书直接略过。科技书也略过,那不是我来书城之本意。在文学类,有些余华和村上春树等的旧作,灰尘满满的贾平凹的"废都"还放在那,没见着莫言什么新作。汗牛充栋的是伪小说,始终认为小说要有一定水准的,但面前一叠叠的,觉得大多从网络写作而来,要么粗制滥造要么矫揉造作,既没况意也没创意。所幸的是,让00后神魂颠倒的玄幻"小说"被书城另辟区域陈列,总算没有混入文学类。散文集也占了几个书架,大陆作者的集子很多还是那种老调子,为文而文的多,几本比较有些新意耐读的还数台湾作家,想来写散文要有些真性情,但大陆还有孕育真性情的环境吗?

那么就找现代诗集吧,大陆多如汗毛的诗人中,还是有一些出类拔萃的,港台不能比,毕竟现代汉语历史不长,大陆的语言生态对汉语前锋-诗歌的拓展得天独厚。我将最后一点兴奋来寻找诗集,没有,再找一遍,还是没有。

意兴阑珊走入史哲类楼层,除了中国古代史,完全国内创作的似乎乏善可陈,倒是有一两本关于西方思想史哲学史的译作不错,另外,由商务印书馆或某民间书馆组织译制的几套欧洲古代或近代史丛书相当精良,在国外一般书店也不一定有现货。忽然感到中国在当今思想创作是如此苍白  ,有价值的都是泊来品,独步世界思哲之林的作品一页都没有。

出书城前心有不甘地又去文学类楼层转了圈,猛然间发现在一大系列装帧简陋的大杂烩丛书(甚至包括儿童诗歌)中有一集"诗歌选粹",大喜之下却发现这诗集被透明塑料纸密封着,前后都无内容介绍,我从不买打闷包又不了解的书,何况诗歌良莠不齐,花五十元买一本"纵做鬼也幸福"的集子岂不让人跳楼。我就拿去问楼层服务员能否撕开包装纸,否则一点内容也不了解怎么买,她竟同意了。

翻开一看,大喜过往,真还有不少佳作,有些还出自名家。付钱后就一屁股坐进店内的咖啡屋翻看起来,“有时他不免要从自己的形体中踱出来,/站在一边,像触摸和审视某个 / 不认识的别人” (王子瓜)。这是书城一本唯一可读的书,我不是说里面的诗歌一定有多少高妙或深意,不是的,但诗歌写到书中作品那个份上,会出现一些自然而然不经意的裂纹甚至断裂,不仅由此, 我们可以窥见诗者言不由衷的内心甚至潜意识,那豁口的锋利,也会将我们读者划伤,得以让我们品一下自己原生质的血腥味。

一个女人走进一个酒吧,要了杯红酒一个人坐在那里,她依然线条美丽,但少了青春的娇艳,多了一份让我们想多看一眼看深一眼的魅力,渐渐,我们不再为她外表经意或不经意的辞藻所吸引,而是轻轻翻看起她唇上她眸中她眉际微启的履历。这是一首好的诗歌。中国也许没有多少耐读的书,但有不少耐品的诗歌, 因为一个不断创伤中的民族,永远表里不一。

 

 

 

老键 发表评论于
回复 '三俗不俗' 的评论 : 谢谢,是我自己的文字
三俗不俗 发表评论于
最后一段相当精彩,是你的原创还是引用的诗?我现在基本不看简体中文书了。最近邮购了一套上古出版的繁体竖排史记会注考证,作者还是日本人。请问欧洲古近史书名?
花好月元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老键' 的评论 :
也不太算垃圾食品。每次回国都吃铁板鸡排,刚出锅的加上孜然,味道特别好,羊肉串牛肉串一定是要吃的,还要吃烤羊腿,火锅,别的就可以省略了,可吃可不吃。
偶尔吃几顿不会对身体有伤害的,Enjoy!
红米2015 发表评论于
多谢回应。其实我连“况味”也不懂。狗了一下,明白了。
老键 发表评论于
回复 '红米2019' 的评论 : 不好意思,在咖啡馆里敲手机,想不马虎也难,是况味不是况意
老键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花好月元' 的评论 : 现在奇怪,最想吃 junk food, 国内则是到处都有的炸鸡排,不过一次都没吃过。
红米2019 发表评论于
“况意”表示什么?
花好月元 发表评论于
呵呵,开头三个字就是“好寂寞”呀。无聊和寂寞还差几条街吧。多逛逛也就多发现些不无聊不寂寞的“宝贝”啦。

听你说话这语气,好像还真在国内呆不惯。回国吃的东西挺多的,好吃的也不少呀,毕竟自己做的饭菜和别人做的还有区别,总吃一种口味换换口味也蛮好的。

觉得你有点典型的中国文人的那些“独到”的个人味道。中国文人注重深沉,稳重,博学,泛读,知知甚多,感兴趣的领域也蛮不少的。

你说你有些无聊,那我就多说几句吧。虽说我不认识您,但算是比较欣赏您的诗的,是我喜欢的语气和所要表达的深度和涵义。一种语言的牵引很多时候不知道为什么,今天读了你写的这篇文章,似乎找到了答案,那就是你文里提到的:“我们可以窥见诗者言不由衷的内心甚至潜意识,那豁口的锋利,也会将我们读者划伤,得以让我们品一下自己原生质的血腥味。”这也是我对你写的诗歌的感觉吧。

祝你在中国一切安好吧。喜欢什么就在意些什么吧。 be enjoy 你喜欢的诗歌, be enjoy 你自己和别人的美食!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