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快三倍率:继续我的回忆…上山遇野兽惊吓爬上树,生与死只好任天由命了 | a56c.com

继续我的回忆…上山遇野兽惊吓爬上树,生与死只好任天由命了

打印 (被阅读 次)

继续我的回忆…上山遇野兽惊吓爬上树,生与死只好任天由命了,我们躲在那些籐蔓树上面,当时也不知道怎样爬上去的,籐蔓下有微弱的流水声传来,我们籐蔓树上等了很久,四处张望之下看不见野兽踪影,直到听不到有异常声音后,同时也没有发觉其它动静,才壮起胆来找地方下地。藤的下面原来是一条深坑,我两顺着藤蔓艰难的慢慢爬到坑底,坑底有流水乱石一片,在坑底还遇见几只野猪在找寻食物吃。我后顺着山坑往下走,此时同伴不小心踩中捕野豬用的器具,被捕野豬用的器具夹伤脚板,此地隔不多远就可见有一个捕猎野猪器具,同伴被夹伤脚后还挺严重,走起路来一瘸一拐的。自从同伴被捕捉野猪器具夹伤脚后步伐明显慢了下来,我们沿着坑底走向海边,海边有一个较大的村子后来才知道这个村子就是盐田。

早在三洲田山顶就望见梧桐山了,梧桐山在深圳市东部,梧桐山由罗湖、盐田和龙岗围绕,南临莲塘及香港,西临深圳水库(三洲田水库),山顶向东及东南俯瞰盐田港和沙头角,盐田就在梧桐山山嘴海边。本来我们是不经盐田的,盐田在我们要走的路程东面,盐田、沙头角被梧桐山山嘴隔断。我们原来计划是从梧桐山燕仔岩下到沙头角公路,此位置正好在沙头角军营至罗湖半路上。由燕仔岩下去就是罗湖至沙头角公路,这段路我六二年经过一次,脑海里还有一点印象。

由于先前被三洲田水库隔断南向去路迷失了方向,我们过不了水库一直沿水库边向东走,所以走到盐田这边來。翻山越岭不说还走了许多冤枉路,我们走出了坑口到了盐田村,这时不想过盐田村都不成了,我两走入了盐田村边准备找路上山然后从燕仔岩下山,燕仔岩山路崎岖悬崖峭壁,此处下山虽然危险但对边防守护比较松,据说在燕仔岩死过人。

盐田村附近有一大片竹蔗地,由于迷路三斤干粮早己吃完,这时又喝又饿,见了竹蔗后不管竹蔗有没有长成,每人弄了几枝准备在上山时吃,在竹蔗地还看见一条狗在竹蔗地咬竹蔗,狗见到我们走来抬头望着我们也不跑,站着不动也没吠。过了盐田村就是梧桐山山嘴了,我们不敢从海边向罗湖方向走,此段路要经过沙头角军营,所以计划从梧桐山山嘴上山顶避开沙头角军营,梧桐山半山腰下面就是沙头角边防事重地,我们上到半山腰已经可以望见右边远处灯火了,沙头角边境铁丝网在明亮的路灯和探照灯照射下己看得清清楚楚。

我两走到半山腰突然听见山下离我两不远处,隐隐约约听见人说话,我们立刻在路边小树躲藏不敢继续前往山顶走。虽然是夜晚但还能看见两个背枪的人由我们前面沿小路上山,初时以为他两人是巡山的军人或民兵,以为他们巡逻完毕会下山,所以先找地方隐藏起来。也好利用这短暂时间食竹蔗,我们坐在小路边石头上休息,顺便把竹蔗咬完等他两下山后再继续上山。可能竹蔗甜引来很多蚂蚁,全身上下爬满蚂蚁弄到非常狼狈。等了好一阵终于听到都说话声,不多久见到两人一路说话由我们前面走下山,他们远离后我两立即上山,谁知走不了多久又听见山上有人说话,原来那里是个岗哨,刚才上山两人是来换岗的,换下两人往下走我们还以为是同两个人。我们不敢再往山顶走了,迫得我们改变了从藏身之处下山,这地方下去对正沙头角解放军边防军营和碼头。

我们下到山脚走进了到了沙頭角解放军边防军营范围,这时天边开始发白,也不知道是几点,看来天就快亮了,边防軍营灯光也特别亮,公路附近还有探射灯照射,通往港境公路就在眼前,公路后面就是铁丝网,看得清清楚楚的。我两不敢在此时冒险过公路,怕被探射灯照照到,决定先过一片沙滩走海边目标比较小,刚走到沙滩半途就遇到两个军人巡逻经过,两人每人拿着电筒一边谈话一路走来。我两己过了大半个沙滩如是强行下海,沙滩会留下脚印容易暴露,往回跑也肯定不成,沙滩光秃秃的不要说是两个人,就是小动物经过也极容易被发现,在沙滩半途进退两难之下只好睡在沙滩上听其自然听天由命了。

登录后才可评论.